首页 设置 关灯
妙偶天成

番外六 相信会更好

(第一页)
(爱是桥梁!负重前行!向白衣天使致敬!)
一秒记住 笔趣屋 - www.hitxt.cc

   初霞郡主回蛮尾不久,甄妙又被诊出来喜脉,得了信的温氏上门来看女儿,乐得合不拢嘴:“妙儿,你前头有了三个哥儿,这次再添个女儿,就皆大欢喜了。”

   甄妙眼睛一亮:“娘也觉得,我这胎会是个女儿?”

   温氏干咳两声:“娘是觉得,一连生四个儿子,也是罕有的。”

   甄妙忙点头:“就是,就算是轮,也该轮到生女儿了,我近来就总想吃辣的。”

   “酸儿辣女呢,那娘回头做些小衣裳给小囡囡备着。”

   甄妙就想起那几大箱子女孩衣裳来,不由牙疼:“不用啦,生顺哥儿前做的那些小衣裳还留着呢,正好给他妹妹穿,小孩子穿旧衣衫还舒服些。娘您现在年纪也大了,做小孩衣裳怪费神的。”

   温氏笑着摆手:“费什么神,你又要添丁,娘心里高兴呢。”

   温氏心中得意的想,这女人啊,多子多孙才是福气,满京城的夫人太太们,能找得出几个在妙儿这个年纪就有了三个儿子傍身的,也只有到了这时候,做娘的才能完全不必担心女儿再生的是儿是女了。

   和温氏一样想法的不止一人,时光匆匆,冬去春来,等到八月桂花又飘香,甄妙发作时,满京城不知多少双眼睛盯着,待到破晓时分,嘹亮的婴儿啼哭声响起,昭示着镇国公府又添了新的小生命,接生婆一踏出镇国公府的大门,就被各府派来打听的人围了个水泄不通,收红包收到手软。

   而那些打听到消息的下人,也把情况传回了各自的主子耳里。

   “什么,四妹生的又是儿子?”甄宁腾地站了起来。

   “哎哟。快坐下,这么激动做什么,别伤着孩子。”来长公主府探望怀孕的女儿的蒋氏吓了一跳。

   甄宁心里却颇不是滋味,盯着打听消息的婆子道:“可问清楚了?”

   “错不了,那接生的婆子说了,是一对胖小子。”

   “一对?”甄宁又忍不住站了起来,良久才深深吸了一口气。摆手:“行了。你出去吧。”

   等婆子退下,室内只剩了母女二人,甄宁长长叹了一口气:“娘。四妹的命,怎么就这么好呢,三胎生了五个儿子!我有时候真的怀疑,咱建安伯府这一辈姑娘的福气。是不是都被她占尽了——”

   蒋氏四下一扫,赶忙打断道:“宁儿。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传出去可不得了,以后万万不能乱说了!”

   罗世子是皇上的股肱之臣,甄妙和重喜县主更是至交好友。女儿这话传出去,家里家外都讨不了好。

   “我也只是和您说说罢了。”

   蒋氏叹气:“宁儿,你也别钻牛角尖。早死的三丫头是庶女,运道不必多提。你们其他几个,虽各有不足之处,可和大多数女子比起来,还是好的。就说你吧,虽是生了两个姐儿,可女婿至今也没弄出庶长子来不是?”

   甄宁皱着眉:“女儿就是怕这一胎还是个女儿。我这个年纪,以后再怀孕也不容易了,就算庆宇不提,也得主动停了几个侍妾的避子汤,总不能让他一直无后。”

   蒋氏听了脸色也有些难看。

   甄宁声音低下来:“娘,您说四妹,是不是得了什么奇方啊?”

   “奇方?”

   “是,太妃生前最喜欢四妹,据说给她留了不少千金难求的方子,说不准就有让人得子的。”

   “这,这不能吧,哪有这样神奇的方子?”

   “娘,太妃那里的方子,哪样不神奇?”

   也许人对稀奇的事情总是喜欢归到更稀奇的原因上,等到一对孪生子满月大办酒宴那日,打听方子的人就多了起来。

   甄妙都已经否认的麻木了,之后的日子,邀请她参加各类宴会的帖子雪花似的飞来,还有的直接由老太太辈的出面,从老夫人那里曲线救国。

   等她被赵太后请进宫里,话里话外替赵飞翠求那专生儿子的秘方,这全天下身份最尊贵的老太太,摸着她的小手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就差撒泼打滚,最后还是被闻讯赶来的赵飞翠解救出来时,甄妙整个人都要抓狂了。

   “皎皎,你去哪儿?”

   “我去拜送子娘娘!”甄妙一字一顿地道。

   罗天珵诧异挑眉。

   “以后再生儿子,我怕那些人吃了我!”她忍不住拿拳头捶他,“都是你,竟不许太医说我怀的又是两个,害我在产房里听见说生了两个哥儿,心口接连中了两箭!”

   “我陪你去。”罗天珵任由她捶打,只是低低的笑。

   二人悄悄溜出府,甄妙怕被那些求子狂热的贵妇们围观,也不敢去大福寺、华若寺那样的名刹,做贼似的去了一个有些破落的小庙。

   她跪在破旧的蒲团上,诚心请求:“娘娘慈悲,下次定要送个小棉袄来,若是不能送,小棉裤咱也不要了,家中已有五条,实在太多了。”

   却不知这番出行早被那些多年无子或者想多生儿子的贵妇们盯上,有所察觉的罗天珵对此则不以为意。

   这小庙坐落在同样不起眼的小山包上,只有一个主持带着徒弟,平日还要下山化缘外加在后山种白菜维持生计,等转日却发现山下挤满了各式马车,还有的因为抢不到位置,下人们当场打了起来。

   三年后,小破庙早已翻修一新,成了香火鼎盛之处,专供闻名而来的妇人们求子。

   “莲娘,走累了吧,我背你。”山路上,健壮淳朴的汉子目光不离身侧的女子。

   那妇人头上裹着碎花布巾,身穿寻常的棉布青裙,肤色微黑,要是目光乍然掠过,只以为是稍有姿色的农妇。可若仔细打量,则可瞧出殊色来。

此章未完,点击下一页或左划继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