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设置 关灯
异世流放

第656章 番外七

(第一页)
(解封≠疫情结束,出门戴口罩对自己(他人)负责。)
一秒记住 笔趣屋 - www.hitxt.cc

   原冰发现这两日那家伙有点古怪。

   看,又来了!

   那人扛了野兽回来不再像往常一样立刻扔到他面前,而是躲在不远处偷偷看他。

   不错,就是在偷偷看他!

   春天刚刚发芽的树枝没能挡住他胡子拉碴的脸,那人躲在树枝后只露出一双眼睛盯着他看。

   那眼神像是有一点疑惑,又像是在审视他。

   原冰照常不理他,坐在地上用石头用力磨着皮绳--草绳给他磨断几次后,就升级为皮绳了。

   他们现在在一个猛兽的巢穴中,当然猛兽已经被疯掉的殊羿干掉,昨天就被他们吃光。因为猛兽刚死,短时间内,这个巢穴和附近都还算安全。

   如今殊羿每次需要出去较长时间就会找这么一个猛兽的巢穴或者干脆抓住猛兽回来帮他看家,而他就被拴在“家”中。

   眼看他就要把皮绳磨断,那人终于肯从树丛后出来。

   捕来的斑点鹿被扔在一边,那人走过来就抓起他的手腕提高。

   原冰顺势仰起头,表情冷漠,眼中一丝多余的情绪都没有包含。

   “再跑,打断……你的腿。”

   操!这疯子终于记得怎么说话了?原冰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男人弯身把他抱起来,也没管地上的晚餐,抱着他穿过树丛,走向附近的泉眼。

   那只猛兽在这里筑巢大约就是因为这里有一汪泉眼,从地下冒出的泉水形成了一个很浅的小水洼,水流顺着地面在腐叶下流淌,也许要不了多久这里就会形成一个天然的沼泽,但目前来看,这里还算是一个宜居地。

   “嘶!”原冰猛一缩腿,撩起一片水花。

   泉水极清也极凉。

   那家伙却无感一般就这么把他的双腿泡到泉水里。

   男人一把抓住他撩起的脚丫,硬是扯着他要往水里放。

   原冰不想跟他说话,这时也不得不开口了:“你丫想冻死我吗!”

   现在好多九原人都跟他们的祭司大人学了很多稀奇古怪的话,大家也不深究意思,觉得有意思就用。

   “洗。臭了。”

   “……你还敢嫌我臭?”原冰气急而笑,“你怎么不看看你自己?脏得比生活在自己屎堆里的野猪还要脏!”

   “野猪?”

   “就是彘,怎么,你们部落没养?我还以为我们九原弄出什么好东西,你们都赶紧偷学了去!真没想到还有被你们落下的。”原冰表情冷漠,口气充满嘲讽。

   殊羿不吭声,抓着他的脚,抄起泉水给他搓上面的厚泥和血污,从大腿开始洗起。

   原冰被凉得肌肉紧绷,几次想要夺回自己的腿脚都没能成功。

   泥污去掉,两条腿原本的样貌慢慢显露出来。

   大腿和小腿还好,但脚踝和脚面脚底却出现了多条伤痕,左脚大拇指更是发出乌黑的颜色,指甲一按就流脓血。

   可都这样了,这人竟然都没有叫出一声。

   男人轻轻捏住那片微微浮起的指甲,突地用力一拔。

   “啊!”猝不及防下,原冰疼得叫出声。

   乌黑的血液滴入泉水,却晕开一个个小小的粉红色水圈。

   折磨了自己好几日的指甲被拔掉,原冰心里松了口气的同时,看这位疯掉的大酋长更加不爽。

   如果不是对方扒光了他,还把他的鞋袜包括储存骨器都给扔了,他至于要用两只裸脚在深山老林中跋涉吗?几日前,他好不容易磨断绳索,急于逃跑下也没注意那些深深腐叶下隐藏的石头和暗坑,结果一脚踢在一块深埋在土壤里的石块上,当场就疼得他差点跪倒。后来勉强逃跑,没跑几步又踩进一个凹坑中,差点没把小腿给折断啰!

   男人抬头看看他,摸摸他的腿,似乎在安抚他?

   过了一会儿,把瘀血全部排除后,那人从皮裙的腰带里抓出一个用大片叶子裹着的小包裹。

   打开包裹,里面又是那种曾治疗好他关节拉脱的烂泥。

   不过这次男人没有一上来就把烂泥涂在他的伤处,而是先挑出几张新鲜的植物叶子放到嘴里咀嚼,嚼烂了,吐出来,抹在他的伤口上,然后再用那烂泥仔细抹上。

   “我需要鞋子。”原冰试图再次说服对方。

   男人把他抱起来。

   “喂!我说我需要鞋子!”

   “……嗯。”

   从这一天开始,两人的相处有了一点变化。

   至少原冰觉得他总算能和对方做一些简单的沟通,而不是像一开始那样无论他怎么说,对方只做自己想做的。

   慢慢的,他有了鞋子、代替裤子和袜子的绑腿、还有了一把粗制的弓箭当武器。

   可是只有一件事,那人怎么都不肯答应他。

   这晚,原冰双手抓着头顶的树根,嘴中喘着粗气,身体抽搐一样的不住痉挛。

   男人直到此时还不肯放过他,反而更加亢奋地在他身体中冲撞。

   原冰眼中被逼出生理性的泪水,身体猛地弹高,内部紧紧绞紧了那个人。

   那人发出兴奋到极点的兽吼,腰部的速度瞬间快到了不可思议。

   原冰再也忍不住地大喊起来。

   ……久久,一切终于平息。

   男人重重压在他的身体上,双手虚虚环绕住他。

   温热的喘息吐在他的耳边,把他的耳朵熏得湿润润。

   原冰扭了下头,那人忽然张嘴咬住了他的耳朵,又松开。

   “我的。”

   “……做梦!”

   “我的。”更加肯定。

   “你、去、死!”

   “死了,也是我的。”

   原冰兄气死!

   “我们谈谈。”原冰努力压制怒气,“你现在想起多少了?你记起自己是谁了吗?”

   “殊羿,鼎钺部落的酋长。”

   原冰一静,随之怒骂:“你他娘的都想起来了!很好,”

   话没说完,就听压在他身上的人说:“是你告诉我的,九原的原冰。”

   原冰噎住,顿时大失所望,“所以你除了重新记起怎么说话,其他还是什么都没想起来?”

   男人从他身上下来,侧躺在他身边,和他一起眼望头顶的树根——今晚他们休息在一个地底树洞中,很干燥,很安全的环境。

   “记起这些很重要吗?”

   “当然很重要。”

此章未完,点击下一页或左划继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