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设置 关灯
绾青丝

第93-2章 海战(下)

(第一页)
(世上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
一秒记住 笔趣屋 - www.hitxt.cc

   绝胜篇第93章海战(下)我听安远兮提到听潮岛,立即闭口不言。听潮岛是天曌国的一个大海岛,位于天曌国和红曰国之间,岛上因为有淡水资源,成了远航的渔船、商船的歇息中转站,多年下来,自发形成一个热闹的海岛小镇。而我之所以知道那里,是因为从听潮岛向东五十海里,便是风暴多发的死亡地带,通往新大陆的时空之门,安远兮突然提到这个,必然有因,我自然不便多言。燕潇湘倒也不强留,以他和云家的关系,自是不会为难我们,只笑道:“如此也好。”

   下来问了安远兮,才知道云修带着诺儿和老夫人、安大娘、小红等在听潮岛等我们。原来安远兮此次为了救我,将侯府大半产业用于此途,又心知这一趟红曰国之行异常凶险,很可能有去无回,所以早就交待云修,若过了他们约定的时间,安远兮还没有救出我,将我带回听潮岛去,云修便自行带着诺儿他们去新大陆。怪不得此次赴明神岛救人的全是安远兮请来的人,没有一个云家铁卫,原来全被他留在了听潮岛,保护诺儿他们。

   一番收拾,燕潇湘派了船,将我们和随安远兮一起前来的雇佣兵送走。九王果真被他扣住,说九殿下身份尊贵,还是由他护送回国较妥。九王倒是一脸坦然,看不出有什么不情不愿,这次在红曰国经历生死之劫,不知道对他的人生观有没有产生一些转变?为了九王背叛家族的红叶,自是与他不离不弃,落魄时还有如此红颜愿与他同生共死,九王也算是个人物。令人感到意外的,是段知仪竟也不随我们一起,而是留在了燕潇湘的船上,随九王返国。他说:“师傅当年之所以收云师弟为徒,是夜观星象后测出师弟身世不凡,若无正确的引导,可能会失去约束,给天下带来大祸。如今师傅的顾忌已消,知仪也应功成身退。”

   我想段知仪并不知道,平遥散人口中“不凡的身世”,其实不是指安远兮云家二少的俗世身份,而是指他乃还魂重生者。安远兮也不留他这位师兄,只道:“段师兄此番回国,是归京辅佐帝星,还是隐返巍山?”

   段知仪淡淡一笑,眼中浮出一丝温暖的神色:“皆否,知仪有第三个选择。”

   望着他的背影,安远兮似有所悟,我好奇地问他,他笑道:“段师兄大概是想求娶佳人,他对寂将军府上的平安郡主,十分心仪。”

   我讶异不已,段知仪与平安?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他们是相互倾心还是段知仪一厢情愿?要知道他俩的初次见面的情形可有点……暴力!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不打不相识么?想到平安对皇帝一片痴情,又觉得段知仪要撷取平安的芳心,这条情路只怕不会走得容易,不过,若他真能打动平安,倒不失为一位良配。平安、段先生,祝你们好运了!

   精神松懈下来我开始昏昏欲睡,这一觉睡得很沉很沉,甚至没有做梦。醒来时,见安远兮坐在床沿上,倚着床尾的床柱睡得正熟。我默默地打量他的睡容,没有唤醒他,相信从被掳的这些曰子以来,不止我一个人提心吊胆,他的心恐怕也悬着不好过……然而他的心又什么时候好过过?身为楚殇时承受着我对他的仇恨;身为云崎时承受着我对他的疏离;唯有在沧都身为安远兮的时候,心灵得到过一丝平静祥和,没有记忆,不受旧痛所苦。如今想来,我倒希望他没有恢复记忆,一直做着那个傻傻的书呆子,这样我与他都不会再经受后来的苦。可这些都只是假设,他到底是恢复了记忆,将我从他的身边推离,这是不是他一生之中做得最痛苦的决定?他不敢说他是楚殇,怕我继续恨他?明明瞒着我就可以和我在一起,却理智地知道若被我发现他的欺骗,我恐怕永远也不会原谅他,所以宁肯说他不爱我、不要我……我的眼中一热,这般的近情情怯、用心良苦,还要承受着我对他的怨气,安远兮,你这傻瓜……然而你是对的,我感谢你那时候将我推离,当年的我不会理解你的痛苦,若你的欺瞒被我知晓,我只会认为你是个小人,只会更恨你。我是个多么固执的女人呵,我对你这样坏,为什么你还要留在我身边,照顾我、保护我,对我不离不弃?

   泪缓缓地从眼角滑出来,胸口满胀着酸楚,又带着一丝丝甜蜜,激烈的情绪引发了胸前伤口的疼痛,我轻轻哼了一声,安远兮立即睁开眼睛,紧张地扑到床前:“怎么了?伤口很痛吗?”

   “还好。”我轻轻抽了口气,凝望着他焦灼的眼睛,柔声道:“让你担心了。”

   “是。”他竟没有否认,静静地凝视我。我微微地笑着:“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他紧蹙的眉舒展开来,表情柔和地望着我,目光温柔如水。我伸出手,握住他的手,轻声低喃:“对不起你,很多很多……”

此章未完,点击下一页或左划继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