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设置 关灯
随身空间之重生过去来种田

第1028章 城

(第一页)
(众志成城,万众一心,防控新型冠状病毒!)
一秒记住 笔趣屋 - www.hitxt.cc

   赵老爷子连锅都端了过来摆明了要留下吃饭了,午饭当然不能像原来打算的那样简单地对付一碗鸡汤面就得了!不过,这点小事儿也不用翟爷爷亲自张罗就是了!

   小张他们都十分有眼色,送了两杯热水过来,不用翟爷爷吩咐就赶紧回厨房加菜去了!俩人厨艺到底当不当得起翟爷爷夸,赵老爷子暂且不知,但那股子麻溜利索劲儿绝对没的说!这前前后后的,两人忙活了也就半个来小时,四菜一汤就准备好了!

   当然,这四菜一汤里头有一道刚才赵老爷子端过来的炖羊排,汤也是从四合院那边拎回来的清炖鸡汤!算起来,两人也就做了一道尖椒小炒肉,一道家常豆腐,和一道用鸡汤做的上汤菠菜。但有荤有素、搭配得宜,而且看着闻着也做到了色香味俱全,似乎颇有一手!

   况且,两人不仅行事利索,人也妥帖细心,其实应该说是用心!冬天家里虽然烧暖气,但吃饭时菜凉的很快,炖羊排和鸡汤端上来的时候,炖羊排的铁锅和熬鸡汤的瓦罐底下多了两个小酒精炉子,继续小火慢烧着……

   而且,随着小张他们进进出出,一盘盘一碟碟的全摆上来。越看越吃惊的赵老爷子,嘴巴也渐渐合不上了!这两人莫不是炊事兵出身的?寻常的家常小菜难不倒他们,就连甜品这玩意他们也会捣鼓,可比自己纸上谈兵的半吊子厨艺强多了,幸亏刚才没非得献丑!

   其实,也难为小张他们了,这么一会儿的功夫,竟然还没忘给两位老爷子准备了一盘卤味拼盘和一碟子老醋花生当下酒小菜,给翟奶奶和赵老太太她们也准备了一碟枣泥山药糕和一蛊蛋花甜酒酿做甜品!尽管卤味、枣泥甚至还有酒酿都是现成的,但这份巧思和摆盘的手艺也值得一声夸不是!

   “赵老,今天时间确实有点赶,就随便弄了几道小菜,您老将就将就!”小张比小李要年长两岁,素来稳重妥帖,有什么需要跟人打交道的场合都是他出面,一边端菜还不忘一脸歉意的跟赵老爷子解释!

   “就这还将就啊,六菜一汤加两样甜点,比国宴还丰盛!”赵老爷子似笑非笑的打量了一眼表情憨厚的小张,忍不住笑骂道。但接着又忍不住朝两人竖了竖大拇指,“不过,行啊,你们俩!就冲这门手艺,以后退伍了哪怕开个小饭馆也能发家致富了!”

   做警卫员也好勤务兵也罢,貌似挺气派挺有面子,又几乎二十四小时贴身跟在无论是谋略还是眼光都让人望其项背的老首长身边,素日也是往来无白丁,日积月累的熏陶下来,哪怕只窥得这三味镜的九牛一毛,估计也能受用终生!

   但做警卫员、勤务兵的要求也高,军事素质要过硬是最基本最起码的要求,待人接物和随机应变的能力也都不可或缺!最重要的是,军功几乎是普通军人升职的硬性指标之一,但比起正规军,警卫员尤其是勤务兵几乎很少有这样立功表现的机会!做警卫员和勤务兵的,大多分为两类,一是来镀金的,二就是那些没什么学历又没门路的……

   具体的赵老爷子不太了解,但也知道小张和小李两人都是农村兵,又没有什么学历,所谓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两人以后估计也得退伍转业!

   想到这里,赵老爷子脑子里不知道怎么就想到了,这几年,冯凯那小子和芽儿她那个小表哥小郭捣鼓的那什么运输公司和保全公司,好像没少安排这些转业兵!难怪,难怪了,就老翟这臭脾气,这些年他身边的勤务兵来来去去的换了一茬又一茬,但偏偏大家哪怕挤破脑袋也乐意分到老翟这边,敢情是到了他这儿,无论以后怎么发展,甚至退伍转业,都彻底没了后顾之忧啊!

   想到这儿,赵老爷子忍不住仔细打量了翟爷爷一眼,这老翟到底踩了那摊狗屎运啊!不过,赵老爷子这次倒猜错了,没等小张他们谦虚呢,翟爷爷突然瞪着眼打断道,“老赵,你可别胡乱给他们出主意,这俩小子可都是当兵的好料子!可惜,如今年代不同了,两人都吃亏在学历太低上了!不过,家里大学生多的是,我这边又清闲,也不需要他们二十四小时执勤,他们俩年轻又不大,抓紧时间认真补习两年,以后还得考军校呢!”

   一身便装的小张和小李站如松,目不斜视,闻言,表情不变,但是微微垂下的眼睑的颤抖证明了两人此刻最真实的心情!以前翟老就跟他们提过这事儿,偶尔想起来还让翟少将他们帮忙检查功课,但两人一直以为不过是翟老随口一句话,心里到底没多少谱!但这次见翟爷爷当着赵老爷子的面再次提及,两人才彻底吃了一颗定心丸,心底更是一片激动!

   而听到这里的赵老爷子想的也不少,心底可谓思绪翻滚,这,这老翟,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了!赞他一句大智若愚,也不为过!以前就留意到老翟身边的勤务兵跟韭菜似的这一茬接一茬的,当时也没太在意,以为老翟这里要求宽松,如今再仔细回想……

   再联想到正值壮年是部队中流砥柱的翟学武,年纪轻轻就军功彪炳的翟耀辉,赵老爷子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甭管是无心还是有意,老翟这盘棋下的够深够远的啊!

   老翟以前整天笑骂自己跟老狐狸似的,现在看来,说到老狐狸“高深莫测”的本事,这老翟才最名副其实!

   赵老爷子边腹诽,心里一边盘算着自己得探探老翟的口风,以两人几十年的过命交情,赵老爷子可不觉得有什么张不开嘴的!但是话都到嘴边了,赵老爷子又硬生生给咽回去了!哪怕老翟就是真的深谋远虑,这一招也没法复制啊!况且,以自己对老翟的了解,这人估计纯粹是性情中人的护短惜才罢了!

   再者,不说别人就说自己,虽然也早退下来了,却做不到老翟退的这么彻底!没办法,老翟后继有人,小辈们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老翟他有这个享清福的底气!相比之下,自己却做不到彻底送开手。而无论警卫员还是勤务兵都是身边亲近的人,有时候难免会接触到一些机密之事,哪能放心也跟老翟似的,身边的警卫员、勤务兵一茬接一茬的换!

此章未完,点击下一页或左划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