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设置 关灯
商妇升财狠有道

【001】穿越得了个便宜女儿

(第一页)
(科学防控、坚定信心,就是抗击疫情最好的疫苗。)
一秒记住 笔趣屋 - www.hitxt.cc

   心口的疼,让隋缘眉头蹙起,明媚如花的脸上,全是不可置信,冷眼看着面前,那假意慌慌张张,实则得意非凡的女子,她的亲妹妹。

   一起进入杀手组织,为了她的安危,她几次游走在生死边缘,为她挡刀挡子弹,却不想……

   “为什么?”隋缘问。

   “姐姐,你居然问我为什么?”女子见隋缘已经气若游丝,离死不远,脸上的惊慌瞬间敛去,换成狰狞的嫉妒,“你居然问我为什么,你会医术,擅厨艺,功夫好就罢了,为什么要长得比我美,为什么要抢我喜欢的男人,你知不知道,他是属于我的,每一个夜晚,我都好恨,躺在他怀里的人是你,却不是我!”

   隋缘看着面色狰狞的妹妹,替她可怜,也替自己悲哀。

   那个男人,那么自私,从来爱的人只有他自己,曾几何时有过别人。

   闭上眼睛,连挣扎都懒得去。

   想过会死,但是,没有想过会死在亲妹妹,她唯一的亲人手中。

   如果有来生,她不要再为任何人而活,再不与人为善!

   恍惚中,有谁抱住自己哭,那么伤心,那么悲鸣。

   像是被丢弃的小孩,尚懂,却不是很懂!

   “娘,娘,你不要丢下悔儿,不要丢下悔儿,求求你,求求你,呜呜,娘,求你不要丢下悔儿,不要丢下悔儿……”

   是谁在她耳边哭,真是吵死了人。

   想也未想,隋缘手一样,把那烦杂的根源甩了出去,只听得砰一声,紧接着,痛苦的哀嚎声后,是压抑痛苦的呻吟。

   那真真切切的感觉,让隋缘一愣,身为杀手的警觉让她咻地坐起身,人还未坐直,头部就传来刺痛,随即嗡嗡作响,又重重的倒下。

   脑海里,许多不属于她的记忆。

   比如,古色古香的院子,家具,衣裳,打扮,再比如,一个女子在一个寺院被人强上,被家人发现,被圈禁,怀孕,十月怀胎生下一个女儿,因为是一个女儿,赔钱货,她把女儿丢在了装了水的木桶,准备淹死她,丫鬟不舍救了孩子,她,孩子连同丫鬟一起被赶出家门,丫鬟的不离不弃,她的不要脸不要皮作死,丫鬟最后卷了全部财产离她而去,而她那个女儿,成了她的出气包,肆意辱骂,鞭打,折磨,抛弃。在街上行乞,女儿讨了食物全部归她,她心情好,给女儿吃一点,心情不好,一点都不给女儿吃。

   这个女人就像一个精神病,看谁都觉得别人欠了她,折磨不了别人,她就折磨她的女儿。

   直到她瘫痪,女儿依旧对她不离不弃,她却变本加厉的折磨女儿。一口一句赔钱货,都是你害了我,不管多么粗俗的话,她都能够拿来骂她的女儿,要不就扯她的头发,掐她的脸,揪她的耳朵,罚她跪!

   怎么解气怎么来!

   这些记忆太陌生,却似乎刻在了骨子里。

   接受不了这种残忍,“啊……”隋缘低叫一声。大口大口喘息。

   不管她信与不信,她清楚明白,在二十一世纪,她已经死了,可,在这个不知朝代的地方,她穿越重生了。

   却重生在这么一个变态又无情的身体内。

   想想都觉得作呕!

   就在隋缘接受不了的时候,有什么慢慢的靠近她,小小的手轻轻的放在她的鼻子下,感觉还有微微热气,呜呜咽咽哭了起来。

   “娘,你起来,你睁开眼睛看看悔儿,娘,你快醒来,你打悔儿出气吧,悔儿皮厚,不疼的!”

   隋缘被吵的实在头疼,微微睁开眼睛,就看到一张蜡黄消瘦脏兮兮,眼窝深陷,双眼灰萌,脸上全是泪水的脸,身上衣裳东破一个洞,西破一个洞。

   不说这孩子讨喜与否,就是那哭,却是十足的真心实意,听得让人心酸又意乱。

   只是,眼皮实在太重,隋缘刚想阖上,休息片刻,那娃儿又悲伤欲绝哭了起来,“娘,你别闭眼睛,悔儿求你,悔儿求你!”

   悔儿低唤。

   她怕死了。

   真的怕死了。

   娘用力打她,掐她,拧她,疼疼就过去了,可若是娘闭上眼睛,就再也醒不过来,她就真的变成孤儿,扫把星了。

   实在是被吵得头疼欲裂,隋缘强力振作,“你别哭了,好吗?”

   听得娘亲的话,悔儿立即听话的点头,然后用脏兮兮黑乌乌的手用力捂嘴,不让自己发出一丁点生意。

   生怕惹恼了娘亲,又招来一顿打。

   打其实也没什么,娘亲说,打她是疼爱她,骂她是亲近她,她最怕,娘亲把她给丢了,或者卖给人贩子。

   终于清净了。

   重重呼出一口气,隋缘才觉得,头不那么疼了,可那接踵而来的信息,却让她骂娘的心都有了。

   这个身体前主人有精神病也就罢了,可她居然还半身不遂偏瘫。

   吃喝拉撒睡全靠她五岁的女儿。

   而那五岁的娃儿更是天生神力,给她翻身换衣换裤,拉着木板带着她四处乞讨,但凡有点好吃的,好喝的,全紧着给了她,她还不知足。

   不是打就是骂,真应了那句,是自己生的,爱怎么着怎么着。

   谁也管不着!

   隋缘忽然想到自己曾经,对妹妹不就是这么予取予求,最后却因为一点点不好,然后妹妹就拿刀刺她了么,人心啊,真的知足不了。

   当隋缘不得不接受现实,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见跪在一边的孩子。

   只见她死死咬住嘴唇,忍住不让自己哭出声,那模样,让人瞧着,都心疼,或许因为同病相怜,让她情不自禁就泛出点怜惜。

   喉咙也干涩,疼的厉害。

   “水!”

   悔儿一听到娘亲嘶哑柔柔的声音,愣愣的,有些发呆,却只是片刻间,便欢喜的应了一声,拿了破碗就跑了出去。

   隋缘苦笑,打量起自己的安身之地。

   阴暗潮湿的破庙,抬头见青天,低头见绿草,那些菩萨早已经被雨水腐蚀,破烂不堪,周围臭气熏天,闻着就恶心致死,可偏偏她半死不活。

   费力九牛二虎之力才爬到破庙外,看着破庙外,那挂在树梢上,破破烂烂暴晒的衣裳,隋缘咽了咽口水。

此章未完,点击下一页或左划继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