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设置 关灯
我梦修真

004路遇天剑门

(第一页)
(重科学、听官宣、不信谣、不传谣!)
一秒记住 笔趣屋 - www.hitxt.cc

   凡凌天就这样看了起来,这本功法他现在只可以看到练气期到元婴期的,练气又分为十二层,有一门入门神通叫谪仙手,因为凡凌天的身体早已经被灵池脱胎换骨,已经相当于巩基修士的境界了,凡凌天把功法修炼看完之后,便迫不及待的修炼起来,因为这是他多年的梦,想到此处不由深吸一口气,自语到,终有一天,修真界都会记住我谪仙凌天之名哈哈!他不由的用精神引导着周围的灵气进入丹田处,约末半注香的时间便感觉一丝灵气在身体处游动,一个月后,随着修炼越来越久,庞博的灵气在体内乱串,凡凌天只觉自己的身体被火烧一般,豆大的汗珠也如雨水一般滴下,但此时他知道自己到了关键时刻,便强忍着快要让自己快要晕过去的疼痛感,用意志坚持着,一注香的时间只见他从体内吐出一口浊气,他此时已经一举突破到练气第三层,只觉周围蚂蚁爬行的声音都可以听见,凡凌天觉得是时候休息一下,刚才自己冲动的修炼想想都觉得后怕。通过修炼他此时已经知道如何收取谪仙琴和谪仙衣了,只见他手上白光一闪,便将谪仙衣穿在身上,谪仙琴已经被收入丹田处,这是谪仙琴特殊的地方,他是件如意法宝,收入丹田处还可以资养筋脉,只见丹田处一把古朴的琴在丹田处发出悠悠的白光,身体便有一股暖流在身体各处经脉游走,一圈需要一刻钟,凡凌天此时觉得自己刚刚突破的练气期三层,隐隐有增长的趋势虽然只是一丝但还是把凡凌天惊喜了一把,因为他感觉这也才一刻钟而已,如果照这样下去自己就算不修炼要不了半个月自己就会突破练气第四层。伴着好心情转过身却见龙兔居然把那些丹药和灵石都吃光了,此时正挺着个大肚子,像个小孕妇的模样,尴尬的望着自己,凡凌天不觉摇头,心想这丫的也太会吃了,以后绝不能让他这样糟蹋了,要知道他一次就吃掉了一百分之一的丹药和零食,都怪自己太着急。就在此时脑海里传来了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二哥,我肚子撑先去你体内睡一觉,不等凡凌天答复便进入丹田,最后说了句,是谁说要都给我当零食吃的便在古琴旁边睡了起来。。。。凡凌天此时不自觉脸火辣辣的。也知道自己当时太口快了,也没想到那小家伙那么能吃,要是知道打死他也不会说出那句话来。通过修炼他已经知道当时小家伙咬他已经通过血液认他为主,此时早已经心意相通。看了看体内的龙兔,看来一时半会是醒不过来了。便只好将意识退出体内,从戒指中取出5瓶练气丹来,每瓶20颗。看来谪仙大哥想的倒是挺周到,走入灵池里盘起腿打开瓶盖顿有一股香气飘来服入一颗练气丹,体内灵力浩荡,凡凌天知道时候到了,赶忙运行起谪仙赋,修真无岁月,一眨眼三年过去,凌凡天的修为已经到了巩基中期,灵魂和肉体强度分别到达金丹初期。这三年时间他还从戒指中找出一门古朴的功法风息术,据说是一个叫做风息的上古仙人所创,可以提高自身十倍速度,是保命功法。通过大哥留下一些书籍已经了解到修真界是个弱肉强食的地方,人心根本没有好坏之分,拦路打劫随处可见,有的为了一些天才地宝甚至同门之间都互相残杀,欺师灭祖着也自古有之。但表面都一副道貌岸然,相亲相爱的样子。相通这些,凡凌天不觉笑了笑,道,我自谪仙来,逍遥于世间,谁可阻我?是时候出去看看这个领我梦寐的世界了,因为谪仙琴是保命法宝,不到关键时刻凡凌天不想拿出来对敌,所以就从戒指中拿出了把最普通剑,这剑名为龙雀,是把下品仙器,武器一般到仙品都可以随主人意念任意变化。有些极品灵宝和半仙器也是有此功能,但一般大家都不会去变化他,因为高级法宝和仙器只有本体样子威力才最大,一般有那等宝物的人无不是一些高手,修真界法宝从低到高分别为,灵器,法宝,灵宝,仙器又都分为下中上极四品。半仙器是个特殊的例子。凡凌天将龙雀变成了一把白色扇子,此时他已将手上的戒指隐藏了起来外人是发现不了的,又将谪仙衣光华内捡,摇着扇子,一身白衣,面容俊朗,因为修炼谪仙赋的缘故,此时远远看去你会真的感觉那就是位脱尘的仙人。看了看体内发现龙兔还在睡觉就没打扰他,此时才打量了洞府,发现这洞除了灵池,和那洞壁上的五颗大灵石别无一物,也许自己以后不会回来这里了,便取出个容器类的瓶子把一池子的水都收了进入,随后便轻轻一扇,五颗灵石便回到戒指里。摇着扇子慢慢的走出了这个改变他命运的地方。一路行来,凡凌天并不急着赶路,因为他也没目的地,他向往的便是如此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神仙生活。一个月后,凡凌天看着,这一处处自然河山,突然一动不动,如果有高手在此一定会羡慕的大夸其天才,与运气。就在此时远处飞来了,5个小黑点,中间那人一身道袍,双脚并无踏上一物,其他四人,都是脚踏飞剑而来。三人统一服装,上面有个大大的剑字。只见另外一人20多岁锦衣玉袍,面容较好,颇有一些大家公子风范,只是那双眼不时便闪过一丝残忍之色,破坏了大好形象,他向下望了望,便道徐老你看下面是否有个人?那看老者不由一惊因为他灵识居然没发现下面有人。年轻人看见老者的表情似乎也想到了什么,但他向来天不怕地不怕,从来没有哪个什么高人不给自己几分面子的,就算不给自己面子也要给天剑门面子不是。只听老者道,或许是哪位高人前辈在此感悟自然之道,我们还是不要打扰的好。只见那年轻人一脸不屑,在这天剑城有哪位高人敢不给我剑南天几分面子。我到要看看是哪位高人在此,说完便也不理老者的劝阻,御剑而下。看来他真的是跋扈惯了,老者见此便也没有办法,只好带着其他三个天剑门弟子跟随而去,他怕去晚了出了什么事自己可担待不起。就在此时凡凌天睁开了眼,只见此时眼里精光炸现,不一会便退去,正好飞身而下的年轻人看到这一幕,被吓了一跳,但转念一想,他那么年轻,应该是自己幻觉了,便怒从心来,道,小子快把身上值钱的宝物都交给本公子,本公子就原谅你刚才对本公子的不敬,怎么样?凡凌天不觉好笑,这样都被吓到。尼玛胆子也太小了吧。不是你心里有鬼又怎么会这样?相通了这些凡凌天便也不说话,转眼运起谪仙眼,此神通是修炼谪仙赋自主感悟而成,可以看透比自己灵魂高出一个大等级人的修为,看着此时正飞到的死四人,一个金丹中期,二个巩基中期,和一个巩基初期,再加上这个无耻的剑南天巩基后期。此时凡凌天也不确定自己的实力。便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便朝着那飞下来的老者道,前辈可有事,老者一听,便打量起凡凌天来,顿时狐疑起来,怎么还是看不透他的修为?如此年纪应该不会是哪个老怪物没事来消遣我等,那就必是修炼功法的缘故,如此功法必定不凡。便缓缓道不知小友出身何门?我乃天剑门徐剪。凡凌天把一切都看在眼里,心说你丫的怎么这么老还这么虚伪。天剑门?便一脸正色的道,我无门无派,一散修而已。只听那剑南天马上跳到徐剪前面,一脸阴历的道,小子给爷爷把功法和身上的宝物交出来,刚才你爷爷跟你说话你怎么不理?说罢便不等凡凌天回答便运起真气,控制飞剑向凡凌天袭来,凡凌天知道今天不得不出手了,运气谪仙赋身子轻轻一飘,只见一把飞剑正落在虚影处,只听彭的一声巨响,地面已经被飞剑击出一个水桶般粗大的坑来。看到此处饶是凡凌天再好的修养也不由的怒了,便道今天纵然不惜一切也得将你留下。老者一听顿觉不好。匆忙的飞到轻年人的身边,此时青年人已经动作迟缓,抱头在地。凡凌天刚才已经用灵魂攻击,谪仙一门功法本就强大,如果不是年轻人身上有特殊灵魂防御宝物早就死了。只听老者连忙怒道,手下留情,凡凌天看了他一眼,不屑的道,手下留情?刚才他偷袭我你可有让他手下留情,你们这等虚伪的君子,人人得而诛之。老者见他被自己吸引过来,年轻人的性命算是保住了,不由松了口气,也不理凡凌天的话,便运起天剑决道,小子不要怪我,你伤我天剑门少门主说不得老夫便要将你留在此处,能够死在老夫的天剑决下也算你小子的福气了。只见老者大叫一声百剑其鸣,便见有数百把白色剑光朝着凡凌天激射而来,凡凌天急忙运起谪仙手朝着虚剑光激射而去,只听天空传来阵阵轰鸣声。最后声响过后,凡凌天不由退后了三步,地面留下了三个深深的脚印,而老者只是轻轻动了动身体。此时老者笑呵呵的道,年轻人,你的天赋确实不错只巩基中期就可以接下我这一招,你足够自傲了。只听凡凌天不屑的道,老匹夫有什么招数都使出来把。见凡凌天如此不适抬举,老者真的怒了,大叫一声,千剑绝,只见天空上数千把如实质般的飞剑朝着凡凌天射来,凡凌天,赶忙运起风息术,朝着剑南天那边飞去,原本正在看着凡凌天就要被哄成渣,剑南天开心的差点蹦起来,嘴里嘟囔着,叫你跟本公子斗,一会定让你尸骨无存,此时凌凡天如鬼魅一般已经来到青年人的旁边,龙雀轻轻一划,在剑南天惊恐的眼神中,带走了他的生命。老者此时才发现凡凌天不在攻击的地方,顿觉不妙。转眼看向剑南天的方向,此时正看见剑南天瞪着双眼,向后倒去。老者刚要飞过去看情况,只觉后背一痛,双眼由自不信向后看来,头一歪,便人事不知。远处观战的三个人刚察觉不对劲。便向后倒去,到死他们都没有明白怎么回事。凡凌天随意的收起了他们的储物袋,便飞快的离开了此地。就在此时一座宫殿里一个中年人一脸怒气的对着地上看守灵魂玉简的弟子说到,你说的都是真的?确定没看错?地上的人早已被吓的脸色煞白,被中年人的威压压的吐血,但还是咬牙到,千真万确!听后中年人便消失在大殿中。片刻出现在刚才凌凡天杀死剑南天一行人的地方,中年人看见剑南天的尸体,泪流满面地叫道,天儿,为父来了,你挣开眼睛看看啊。不管是谁?为父一定为你报仇,说完周围便传来一阵爆炸声。随后中年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顺速的朝天剑成飞去。

此章未完,点击下一页或左划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