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设置 关灯
历史名人上我身

第111章 原来所遇非人

(第一页)
(爱是桥梁!负重前行!向白衣天使致敬!)
一秒记住 笔趣屋 - www.hitxt.cc

   夏姬最后一部戏要杀青了,最后一幕场景是在珠江上拍的,讲的是一个现代版杜十娘的故事,而夏姬将会假意跳江,实际上只是拍一下她想跳江的场景,再用一个人形道具穿上她的服装从江上放下去就行了。()

   容墨墨也在现场,当时夏姬说请她和小表弟等人集体旅游,然后一大帮亲友团便跟着剧组来了。

   说来也巧,这部戏的导演就是秦峥,但容墨墨陪夏姬拍了这么多天戏都没看到秦峥与夏姬有什么过于深入的交流,最多是秦峥把夏姬叫过来跟她说一下这一场戏要怎么演,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柳下拓对容墨墨说:“这秦峥是被夏姬伤完了吧,是个男人都在乎自己的面子,而夏姬当时怎么整的?直接就把人家赶出门了,人家后来给她打电话不接,连着给她发了俩星期短信总共好几千条夏姬一条也没回过,要是我是秦峥的话还给她发啥短信啊?直接鸟都不鸟她,见着一次骂一次。”

   容墨墨说:“夏姬就在那儿拍戏呢,你不满就去骂啊,跟我说干啥。”

   柳下拓咳了咳:“这里都是外人,我不得给她留点面子么。”

   容墨墨满脸鄙视:“你看你回去要是不敢骂的,别进了门就怂了。”

   最后一幕场镜已经开始,男主角站在桥边对着夏姬大喊:“杜迎!你别做傻事,虽然我是背着你娶了周雪不假,但是我这是为了你好啊!乔龙是真心爱你的,我是为了让你与他终成眷属!”

   “真心爱我?你以前也说是真心爱我,结果我等走了我的青春却看到你另娶他人,你嫌我赚的钱脏,却一直用你眼中的脏钱走到了今天!我供你读书供你给上司拿钱你最后反倒嫌弃我在夜总会呆过,还介绍我给别人当情妇?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的良心是这样猪狗不如。”

   夏姬淡定的骂完,然后说了些拿你房产做抵押了拿到的钱都捐了等让男主角倾家荡产的话,又说她怀了男主角的孩子等等,之后这场戏本该拍完了,夏姬也该从桥上下来了,但工作人员都在下面等着要拉夏姬下来了,夏姬却没有动作。她回眸不知冲谁笑了笑,然后松开了栏杆,身体向江面上的高空倒去。

   所有在场的人都被夏姬这个动作惊住了,但大家忽然想到夏姬身上绑着安全锁,就算掉下去也没问题的。摄像师兢兢业业的停留在自己的岗位上,将夏姬笑着向后仰去的瞬间拍个正着,好画面!这个表情真是太到位了!

   这时突然有场务颤抖着拿起一个断掉的安全锁:“这是啥?”

   剧组根本没有准备多余的安全锁,显而易见,既然这里多了一个那就是说夏姬身上并没有做任何安全措施,如果她掉下去就会成为自由落体。

   剧组的人都慌了,全部一涌扑到大桥的栏杆上,结果只来得及捕捉到夏姬身体沉入江面的前一刻,紧接着江面便恢复了平静,如果他们不是亲眼看到夏姬跳进去一定会觉得夏姬沉入江里的画面是一场幻觉。

   本来井井有条的剧组开始慌乱,第一时刻反应过来的人赶紧拨了打捞队的电话,有些慌张的不知道怎么办的人什么110,120都一起拨了,秦峥就属于后一种,拨号时手颤抖的差点抓不住电话。

   容墨墨突然想起来的时候夏姬对她说过的一句话:我绝对不会带走什么,但我绝对会留下什么。

   容墨墨现在才知道,原来夏姬指的是这个。演艺圈中的惊鸿一现又谜一样的逝去,只留下属于夏姬的那一份绝代风华,最后一回眸,成为了定格在人间最后的倩影。

   之前她在网络上做的定时捐款一定也是为了这个瞬间,钱一到帐她的德就积满,然后转世投胎。

   夏姬计算好时间,然后在投胎之前整蛊了一把,还真够吓人一跳的。

   虽然夏姬的外表是柔媚的,但她却一直很强势,包括她跳江这个举动,容墨墨觉得她实在是太坏了。

   那个趴在栏杆上抽搐控制不住情绪任自己泪流满面,任媒体的闪光灯一直打在自己身上也不能顾及的男人就是夏姬心眼坏的证明。

   容墨墨远远看着秦峥奔走于江边与打捞队之间,如果不是有人按住他他差点跳江,平日里温润如风的影帝就这样在众人面前陷入失控,睁着红透了的眼睛挣扎着想往江里走,颤抖的声音让人心纠肠断:“怎么可能捞不到呢?你们有仔细捞么!你们为什么那么慢?她在等你们救她啊!”

   夏姬啊夏姬,谁说你没带走什么,你真是太坏了。

   不过容墨墨知道夏姬现在一定还没有转世,如果转世的话夏姬的能力就会留给她,她的身体就会起反应,所以容墨墨肯定夏姬一定在什么地方默默的看着他们。

   其实容墨墨心中还蛮担心的,虽然说夏姬说过不会把**采战术坏的一面例如采阴补养给她留下,但她真是怕夏姬操作失误,如果这东西给她留下了,那她和席荏以后就不用同房了,直接来个柏拉图式恋情吧!

   容墨墨继续向秦峥那里看,视线已经模糊了,只能远远听到秦峥呼唤夏姬的声音。

   等等,视线怎么会模糊的?

   容墨墨揉了揉眼睛,后来发现完全看不清了,但眼前不是黑的,而是茫茫的一片白。

   容墨墨拉住了武则天:“我怎么了?你们能看清东西吗?”

   武则天问:“你看不到?”

   “嗯,眼睛里都是白的。”

   武则天翻了翻容墨墨的眼皮,发现一切正常:“你没有疼的感觉吗?”

   容墨墨摇摇头。

   后来容墨墨知道,那种反应可能是因为夏姬走了。吕布和时迁都是着重修炼身体,所以他们走时因为改造关系她的身体会疼,而夏姬这个大概属于内功,便会有不同的反应,相对来说温和得多。容墨墨笑了笑,大概武则天走的时候她就会脑袋疼了吧。

   直到回家的时候,柳下拓等人都垂头丧气着,柳下拓对容墨墨说:“这可不是我不敢骂她奥,是她自己要走的。”

   容墨墨打开电脑,今天任何网站的娱乐头条都是关于夏姬的,娱乐记者们的猜测五花八门,更让这件事显得扑朔迷离。

   一时间网上都在讨论夏姬跳江这件事,比如夏姬究竟为什么要跳江,她跳下去时为什么要笑,是对谁笑的,还有为什么江里找不到她的尸体,她有没有死,这是不是其剧组的一次恶作剧?

   当然还有猜测夏姬和秦峥关系的,但这些都没有夏姬扑朔迷离的消失带来的震撼大,所有人都在追究同一个问题:夏姬到底死没死?

   时间又过去了一个月,夏姬风波仍然没有过去,rose在期间又来过一趟问罪容墨墨,说她保护捆仙绳不周,让坤仙绳同学在凡间受苦了。

   容墨墨仔细回想,半天之后才想起来rose指的是在马来西亚时让她用来绑劫匪的那段绳子。

   容墨墨趁机问rose:“能不能告诉我夏姬投到哪儿了?我好去看看她。”

   “我让她这辈子去了个好人家,爸妈都是下棋的,将她养在书香门第也算偿了夏姬的愿望。”

   武则天突然问rose:“你说的那下棋的夫妇是不是叫段景秀和夏海青啊?”

此章未完,点击下一页或左划继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