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设置 关灯
独家密爱,陆少好嚣张

133:待修

(第一页)
(戴口罩,讲卫生,打喷嚏,捂口鼻,喷嚏后,慎揉眼。)
一秒记住 笔趣屋 - www.hitxt.cc

   白靳南和沈泽天约的是在希尔顿酒店。

   而沈泽天到的比白靳南还要早。

   这点还是让他有点诧异,因为一般的女孩子总会有点情怯,而她的脸上好像写着:任君享用。这四个大字。

   “不用这么看着我,我不是第一次。”

   她抽着烟,定睛看着他。

   白靳南脱下短款的西装,放在晾衣架上,撇了撇嘴角,像是不太在意她所说的话。

   “你也不用这么在意,我没有那种初·女情结。”

   他兀自拿起来她放在柜台上的烟盒,扫了两眼。

   “还是洋货,不过抽烟对女孩子身体不好。”

   沈泽天轻蔑的一笑,然后把烟掐灭,将嘴里的烟圈吐到他的脸上。

   样子妩媚酥心。

   “你需要戴那玩意儿吗?”

   她的确是有备而来的,从包紧的牛仔裤的后袋里掏出TT。

   轻车熟路的将包装用嘴撕开。

   “需要我帮你戴?”

   沈泽天已经开始在他身上恣意妄为,甚至有些急切的望着他,想要让他也主动一点。

   “沈泽天,你这高傲的外表下装着的却是这么淫··荡的内在。”

   白靳南嘲讽着,但是并没有喊停的意思。

   “彼此彼此。不过我想我们还是速战速决比较好,因为我今晚还得准备明天开庭的材料。”

   她居然在这种场合还能规划,实在有点不合时宜。

   “速战速决?沈泽天,我们来日方长!”

   他反客为主的把她压在软垫上。

   亲了一口。

   “你的味道很好。”

   沈泽天回吻着他,“谢谢,他们都这么说。”

   “......”

   白靳南没想到她是一个私生活这么随便的女人,所以他的下手可是重的很,甚至带着连他自己都不自知的惩罚意味。

   反正这一个晚上,他都没有让她好过。

   翻来覆去的折腾。

   她哭着求饶。

   换来的也是无情的拒绝。

   结果沈泽天瘫软着,完全没有能力正常的行走。

   更别提是要去开庭了。

   没有了沈泽天金牌律师的辩护,徐锡烈那边是一盘散沙不成气候。

   法官最终宣判,徐锡烈的罪名成立,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

   二十年。

   徐锡烈听到这个宣判的时候,甚至有点想要对陪审官还有司法人员使用暴力。

   不过幸好被拦下了。

   他看着陆远舟和霍天筝双双出席在陪审团,爪着眼睛看着他们。

   二十年,他就算是出来了也是人到老年,还有什么能力在翻盘呢?

   至于那个沈泽天,他是更加的气不打一处来。

   他当年资助她可是花了大价钱的,现在倒好,两次不出庭,这是摆明要和他撇清关系啊!

   可以,沈泽天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

   “我还有事情没有坦白!”

   徐锡烈朝着法官说,现在他就是铁了心要把那个吃里扒外的女人给拖下水!

   “是关于沈律师这些年来通过非法手段赢得官司的事情,我手中已经掌握了证据!”

   徐锡烈早就知道这个女人靠不住,所以才留了后手。

   没想到今天真的派上用场了!

   沈泽天,你以为你今天想要洗心革面还来得及吗?

   徐锡烈阴冷的一笑,让一旁的霍天筝都有些心颤。

   陆远舟似是看出来她的不对劲,搂紧了她的腰。

   “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觉得徐锡烈好可怕。陆鸳鸳,为什么人总是不择手段想要得到本来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呢?”

   天筝感慨的问道。

   “你不也是不择手段的想要得到我?”

   他打趣的说着。

   “陆鸳鸳,你别张冠李戴。而且我哪里不择手段了?”

   她顶多就是结婚的那件事情干的不算光彩,其余的她可真没有亏心过!

   陆远舟这么说,好像把她说的很坏似的。

   霍天筝心里有气,想要推开他,和他划清界限。

   “筝宝,我不过就是想着逗逗你,还气上了!你呀你,越来越小孩子脾气了。”

   他略显无奈的说到。

   “行了,我死皮赖脸追你,我不择手段把你抢回了的行了吧?”

   陆远舟拉下脸来讨好道。

   “别说的这么舍生取义的好不好,陆远舟你才像个孩子!”

   “随你高兴说吧。筝宝,徐锡烈他这样的人社会上比比皆是,而他则是做的更加的绝罢了。也许将来,我们还会遇到这样的人,可是至少我们拥有彼此,你说呢?”

   霍天筝信服的点头。

   “大叔,如果情话可以考级,你一定是十级!”

   陆远舟被她的幽默给逗笑了。

   ****************后面待修*****************************

   白靳南和沈泽天约的是在希尔顿酒店。

   而沈泽天到的比白靳南还要早。

   这点还是让他有点诧异,因为一般的女孩子总会有点情怯,而她的脸上好像写着:任君享用。这四个大字。

   “不用这么看着我,我不是第一次。”

   她抽着烟,定睛看着他。

   白靳南脱下短款的西装,放在晾衣架上,撇了撇嘴角,像是不太在意她所说的话。

   “你也不用这么在意,我没有那种初·女情结。”

   他兀自拿起来她放在柜台上的烟盒,扫了两眼。

   “还是洋货,不过抽烟对女孩子身体不好。”

   沈泽天轻蔑的一笑,然后把烟掐灭,将嘴里的烟圈吐到他的脸上。

   样子妩媚酥心。

   “你需要戴那玩意儿吗?”

   她的确是有备而来的,从包紧的牛仔裤的后袋里掏出TT。

   轻车熟路的将包装用嘴撕开。

   “需要我帮你戴?”

   沈泽天已经开始在他身上恣意妄为,甚至有些急切的望着他,想要让他也主动一点。

   “沈泽天,你这高傲的外表下装着的却是这么淫··荡的内在。”

   白靳南嘲讽着,但是并没有喊停的意思。

   “彼此彼此。不过我想我们还是速战速决比较好,因为我今晚还得准备明天开庭的材料。”

   她居然在这种场合还能规划,实在有点不合时宜。

   “速战速决?沈泽天,我们来日方长!”

   他反客为主的把她压在软垫上。

   亲了一口。

   “你的味道很好。”

   沈泽天回吻着他,“谢谢,他们都这么说。”

   “......”

   白靳南没想到她是一个私生活这么随便的女人,所以他的下手可是重的很,甚至带着连他自己都不自知的惩罚意味。

   反正这一个晚上,他都没有让她好过。

   翻来覆去的折腾。

   她哭着求饶。

   换来的也是无情的拒绝。

   结果沈泽天瘫软着,完全没有能力正常的行走。

   更别提是要去开庭了。

   没有了沈泽天金牌律师的辩护,徐锡烈那边是一盘散沙不成气候。

   法官最终宣判,徐锡烈的罪名成立,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

   二十年。

   徐锡烈听到这个宣判的时候,甚至有点想要对陪审官还有司法人员使用暴力。

   不过幸好被拦下了。

   他看着陆远舟和霍天筝双双出席在陪审团,爪着眼睛看着他们。

   二十年,他就算是出来了也是人到老年,还有什么能力在翻盘呢?

   至于那个沈泽天,他是更加的气不打一处来。

   他当年资助她可是花了大价钱的,现在倒好,两次不出庭,这是摆明要和他撇清关系啊!

   可以,沈泽天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

   “我还有事情没有坦白!”

   徐锡烈朝着法官说,现在他就是铁了心要把那个吃里扒外的女人给拖下水!

   “是关于沈律师这些年来通过非法手段赢得官司的事情,我手中已经掌握了证据!”

   徐锡烈早就知道这个女人靠不住,所以才留了后手。

   没想到今天真的派上用场了!

   沈泽天,你以为你今天想要洗心革面还来得及吗?

   徐锡烈阴冷的一笑,让一旁的霍天筝都有些心颤。

   陆远舟似是看出来她的不对劲,搂紧了她的腰。

   “怎么了?”

此章未完,点击下一页或左划继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