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i_fetch_assoc()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mysqli_result, integer given in /www/wwwroot/www.hitxt.cc/application/inc/sqls.class.php on line 91
180.我对你大概是一见钟情2---184.她是我的2-冷酷天使吻我一生-笔趣屋
首页 设置 关灯
冷酷天使吻我一生

180.我对你大概是一见钟情2---184.她是我的2

(第一页)
(众志成城,万众一心,防控新型冠状病毒!)
一秒记住 笔趣屋 - www.hitxt.cc

   夜已深,天空下起了小雨。

   陌罂忽然站住,仰起脸望着深谙的蓝色。莫任辛走着,忽然觉得身边空了人,转身,就看见那个与酒吧格格不入的小女人静静地站在那里,独成一景。收了伞,他走回她身边。

   阴影洒在她身上,陌罂回过神来,抬起头,那个好看的男人,静静地望着他,她甚至能在他暗蓝的眼里,看见她自己小小的身影。红了脸,她匆忙地低下头,“谢谢你帮我,我很久没来这里了,已经不熟悉了。”

   “你以前常来?”职业装,一脸懵懂,莫任辛难以想象眼前这个女孩,会是酒吧的常客。

   她没有回答,那段黑暗的历史,她不愿意和别人说。

   许久没有人回答,莫任辛也觉得倦了,他向来就不是喜欢多管闲事的人,更何况还是这种过去可能有污点的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对她,竟然格外地好奇和在意——若不是这样,刚才他也不会出手相助了。

   “我送你回去,走吧。”

   “不,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回去的。”她仍是低垂着头,声音细小得他有些听不真切。

   莫任辛淡淡地笑,“怎么,你怕我吃了你么?”

   “啊……?”陌罂忽的抬头,看到他眼里的笑意,脸尴尬地红着,急忙摇头,“没有没有,你是好人,我知道。”

   “哦?”莫任辛越发觉得好玩了,“好人和坏人也是可以看出来的么?也许我杀了很多人而你不知道,然后你只是看着我,就说我是好人了?如果这么简单,那这个世界要有很多坏人都要逍遥法外了。”

   陌罂摇了摇头,“不会的,我相信你,你是好人。”

   他本是打趣的话,她却认认真真地回答,莫任辛失笑,真的是……像小孩子一样。

   她的发丝有些湿,垂在肩头,甚至有一缕粘在她的脸角。莫任辛笑,修长的指触及她的脸,烫烫的,有些灼了他的手。陌罂本能地一退,避开了。

   “你看,你说我是好人,怎么还怕我?”

   “我……”陌罂更加尴尬,半晌才憋出几个字来,“不是,不是怕你,我是……我是本能反应。”

   “那你就让我送你吧,这么晚了,我还要回家休息,你就要让我这个救了你的人,在街头和你站一宿?”

   “我,我……”她又垂下头,一副纠结的模样。

   “好了,下着雨,先上车吧。”这次没有再给她回绝的余地,他揽过她的肩,带到了他的车上。

   车里暖暖的,开着淡黄色的小灯。小女人坐在汽车的一角,裹着绒绒的毯子。莫任辛倒了一杯威士忌,递给她,“先喝一点,暖暖身子,看你,淋了一会儿雨就开始哆嗦了。”

   闻管家在前面准备启动,闻言有些惊讶,不自觉地向后看一眼,就望见一向虽是绅士却冷冰冰的莫任辛,正满眼带笑地看着眼前的小女人。

   以后的很多年,闻管家总是会想到那一夜,这一切噩梦的开端。

   五年后。

   美国纽约。机场。

   女人踏着5cm的高跟鞋在机场里快速行走,及地的蓝色长裙在空中摇曳摆动,收腰的设计凸显出她的美丽。黑色的大框墨镜几乎遮盖了三分之二的脸颊,只露出她小巧的下巴和殷红的嘴唇。微卷的长发透出褐色的光泽。东方女人,却带着欧洲女子的气质。

   陌罂实是不适应高跟鞋,今天破例穿5cm都快要把她逼疯了。偏偏还遇上堵车,所以不得不冒着摔倒的风险在光滑的地面上风驰电掣。

   从旧金山飞往纽约的飞机在五分钟前就已经降落了,只希望她要接机的这位贵客不会因此向她的boss抱怨。

   男人一袭浅灰色西装微微敞开,露出里面白色的衬衣。袖口随意的挽起,露出白皙而精壮的手臂。他没有打领带,整个人都透出一股不羁的贵族气息。

   陌罂远远地看见他,放慢脚步,使自己不显得那么狼狈。

   “你好,请问是安宇哲先生么?”陌罂尽量语气温和地问,然而气息还是有些不稳,“我是LM公司的副经理陌罂,负责您在纽约期间的一切事务。”

   “你好。”男人摘了墨镜,微微低头淡笑着。

   陌罂在看清男人容貌的一瞬就彻底呆住了,如果不是她知道眼前的男人叫安宇哲,如果不是她清楚地记得那个人已经永远地消失在这个世界上,陌罂一定会以为安宇哲就是莫任辛。她从没想过这个世界上有两个人可以如此相像,甚至就连她都看不出任何的差别。

   “小姐,你很喜欢我么?”安宇哲不知何时已经伏在她的耳边,说话时一吐一吞的薄荷香萦绕在她脸侧。

   他身上有种不同于莫任辛的邪魅和嚣张,这一点,更像是肖慕泽。

   “抱歉,”陌罂向后退到安全距离,“我只是想起一个故人。”

   安宇哲保持着笑容,狭长的眼兴趣盎然地看着她,“既然是故人,那我们就算朋友吧。对于合作商,尤其还是你的朋友,是不是让我站的时间有些长了?”

   “啊……抱歉,请这边走。”陌罂拉过他扔来的行李箱,感叹自己没有带助理来的失策。

   已近中午,在安宇哲的各种理由之下,陌罂和这个初次见面的男人,共度了午餐。

   他的话不多,却不时地注视着陌罂。他的眼带着蛊惑人心的诱惑,嘴角微微上扬的弧度和莫任辛很像,“我很久没来纽约了,想到处玩一玩,你陪我。”

   “安先生……”

   “叫我安宇哲,不是朋友么?”

   “安……安宇哲,我只负责你和公司的合作,而且,我也有自己的工作,我不能……”

   “你说过的,你负责我的一切事宜。或者,我可以打电话给你的boss,让他批准。”

   陌罂皱了皱眉,她最不喜欢被人威胁,但是这么多年,早就失了锐气,“安宇哲,我可以陪你在纽约转一转。”

   男人的唇一张一合,温文尔雅的姿态是天生就有的,谈吐风趣,微微上扬的唇角带着慑人的魅力。他是不同于莫任辛的,但是……陌罂……偏就难以想象会有两个人如此相像。

   安宇哲来到纽约,在陌罂公司开的第一次会议,最终在陌罂的无数次连续的出神中结束。她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看见安宇哲,就好像看见了活生生的莫任辛,那些在无数次睡梦中出现的或美好或伤感的回忆就会涌现出来,让她窒息。

   “嗨,美女经理?”安宇哲在她眼前摇着手。

   陌罂回神,看见他的脸,又是怔忪。最终,是他迫近的脸使她惊醒,不由自主地红了脸,“抱歉,”她站起身带路,“安先生,今天您刚刚来,旅途劳累,另外明天早上还有一个会议,您还是好好休息,等之后您有空,再安排您的游玩。”

   安宇哲撇了撇嘴,“你真无聊,只会说一些官话。而且不是说好了么,叫我安宇哲。”

   陌罂站住,回身看他,“安先生,我想了想还是认为这样的称呼比较合适,毕竟您算是我们公司的客户。另外,接待您是我的工作,我只是希望您可以在游玩的同时也不会影响合作的进行。”

   “我不会耽误合作的,你不用担心,”安宇哲皱眉,听了陌罂的话似是有些不悦,“至于其他的,我会和你的boss说。”

   说完,没再理她,安宇哲一个人披了西装离开。

   陌罂知道自己的情绪不对,想是任何一个人面对这种情况都不能泰然处之。也许,她不应该接这个工作。

   陌罂到boss办公室的时候,安宇哲正在里面。两个人相谈甚欢,就像多年未见的老友一样。陌罂觉得不妙,但是也没办法退回去。

此章未完,点击下一页或左划继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