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设置 关灯
混在大明当皇帝

第一百二十六章 天子、才子、佳人(下)

(第一页)
(爱是桥梁!负重前行!向白衣天使致敬!)
一秒记住 笔趣屋 - www.hitxt.cc

   当郑德来到阁楼之上,正好听见江沅儿抚琴轻弹,悦耳的琴声令他一直感觉无比疲惫的心神在这一刻彻底的放松了下来,感觉通体舒畅清爽,好像丢掉了千斤的包袱一样令他浑身一轻,整个人精神变得好了许多。

   也因此郑德并没有冒失的闯进去做那煞风景的事情,待到一曲奏罢才轻轻推开倚门而立。望着不远处美艳动人的江沅儿,嘴角忍不住流流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以至于听到杨慎的嘲讽笑容显得越发灿烂了。

   郑德望着他笑道,“这位就是我京师乃至大明第一才子杨慎杨公子吧,真是久仰大名。不过猫有猫道,鼠有鼠道,每个人都有各自不同的生活,而成为纨绔子弟是在下今生最大的追求。再说了我又不偷不抢,又不恃强凌弱欺压百姓之类的作恶,只是来宜春院逛逛而已,又何来丢人现眼一说?即使真的丢人现眼,你不也来了吗,真的说起来你我皆有份啊。”

   杨慎被郑德这一番话辩驳的哑口无言,目瞪口呆地望着走过了的郑德,待后者直接在自己身旁落座之后,才反应过来苦笑着摇了摇头,起身拱手道,“兄台所言甚是,慎自愧不如,还未请教兄台尊姓大名?”

   望着他一脸心服口服的模样,郑德有些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没想到自己一顿瞎BB竟然也能够折服人,真是有够扯的。

   “在下郑德,字为君。”他只好站起来回了一礼,不过也没有再多言,而是对还坐在琴架旁边流露出沉思状的江沅儿招了招手,“沅儿,过来这边坐。”

   沅儿?

   杨慎闻言倒是一愣,在两人之间来回扫视了一眼,见江沅儿吹弹可破的脸蛋之上出现了一片淡淡的红晕,难道他们之前便认识了吗?

   不过这位大才子可真的是想岔了,江沅儿那粉嫩的脸蛋突然变得红扑扑的是因为郑德直接叫了她的闺名。即使身为风尘女子,可大多数来此的客人都是直接叫她沅儿姑娘的,没想到郑德这厮倒是脸皮够厚,只是见了一面便直接这样叫上了。

   江沅儿走了过来,下意识地想要在杨慎一旁坐下,却被看到的郑德直接阻止了。

   “男女授受不亲,沅儿还是坐这边吧。”

   见郑德指了指自己对面的位置,江沅儿略显的有些尴尬,只好坐了过去,拿起酒壶给郑德斟了一杯酒,“公子请了。”

   郑德点了点头,望着对面坐着的江沅儿,在烛光的映衬之下越发动人,颇有点烛光晚餐的架势,可惜被旁边那个明晃晃巨大的电灯泡给破坏了。

   “在下杨慎,字用修。”杨慎这时候自我介绍起来,“不知为君兄台年方几何,可有功名在身?”

   郑德笑着回了一句,“我今年算起来应该是二十三了,至于功名的话我从未参加科考,自然是没有了。”

   “当然这是我前世的年纪。”他心里暗暗加了一句。

   二十三了?杨慎闻言一愣,望着眼前这位看似比自己还小的少年,还真没有看出来哪里有二十三了。虽然有些不太相信,不过转念一想,一个刚刚结识的陌生人好像也没有欺骗自己的必要,或许这位是长的太过于年轻了的缘故。

   不过二十三了还未曾参加科考,又见郑德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杨慎顿时明白眼前这位十有八九还是权贵子弟,忍不住微微蹙眉。莫非自己看错了,刚才这番话还真不是一般的纨绔子弟能够说出来的。不过见前者天庭饱满,一副饱读诗书的士子模样还真不像是权贵后嗣那般作伪,无拘无束般的性格也是颇对他的脾气,随即释然了。

   “管他是否真的权贵子弟,只要入了我杨慎杨用修的眼,便是我杨慎的知交好友,又何必计较他的出身来历呢。”想到这里,杨慎突然大笑一声,对他抱拳一礼,“慎今年十九,看来应该称呼兄台一声大哥了。”

   大哥?

   郑德一脸疑惑地望向杨慎,难道这位认出了自己,想要借此机会攀龙附凤作为自己的进身之阶吗?

   不过想想也觉得不太可能,毕竟这个时代可没有电视什么的新闻媒体之类的东西,想要知道一个人相貌只能凭借着画像。不过皇帝的画像岂是那么容易得到的,即使是杨廷和也没有这个胆量敢私藏皇帝的画像,这位多半是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的。

   “既然如此的话,好像这样收一个小弟也是不错啊。”想到这,郑德顿时兴奋起来,毕竟作为一个穿越众,若是不收一个小弟简直就是说不过去,做人也太失败了点,君不见前世的那些穿越者真是小弟收了一个又一个。

   “既然你认我做这个大哥,那我就收下你这个小弟了,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罩着了,无论是谁也动不了你。”郑德一副黑道大哥的口吻说道,弄得一旁的杨慎是一愣一愣的,话说,谁说要认你做大哥了?

   连一旁的江沅儿望着郑德这幅有些滑稽的模样,忍不住用衣袖遮面轻笑了起来。

   杨慎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不过也越发觉得眼前这位的确异于常人,倒是真的有了结交一番的心思,随即大笑一声,“有趣,实在是有趣,兄台果然是个妙人!”

   妙人?

   郑德忍不住摇了摇头,自己可不想当这个什么妙人。笑着提醒了一句,“贤弟应该称呼我为大哥才是,称呼‘兄台’实在太过于见外了。”

   杨慎虽然家教甚严,不过也改变不了文人张狂豪放、无拘无束的性格,闻言倒也没翻脸恼怒。盯着郑德好生一番打量之后,见后者嘴角挂着一抹淡淡的笑意望着自己,一副云淡风轻、气度非凡的模样。又是哈哈大笑一声,起身一揖到底,“大哥在上,受小弟一拜。”

此章未完,点击下一页或左划继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