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设置 关灯
重生算什么

第1章 捡到

(第一页)
(众志成城,万众一心,防控新型冠状病毒!)
一秒记住 笔趣屋 - www.hitxt.cc

   陈禾小时候是个傻子,特别傻的那种,早晨西席先生刚教“人之初性本善”,下午他就能忘得干干净净。

   先生倒没用板子打他,只是叹气。

   ——任谁看到一个稚龄孩童,努力抓着笔,认真写下歪歪扭扭的字,赤日炎炎满头大汗,冬日酷寒瑟瑟发抖,不淘气,不顽劣,只是傻,学了的记不住,打又有什么用?

   何况西席先生到府邸前,就已经知道,陈禾三岁时在花园玩耍不慎落水,脑袋磕到了青石,生生撞傻了。

   陈府把能找的名医寻了个遍,都说脑中有淤血,好生将养,没准十年八年后淤血化开就好了。城里的方士禅师也请了个遍,却说这幼童命数不好,八字比青龙还凶,什么都克,什么都冲,幸好陈家祖辈福德深厚,镇了这戾气。现在孩子心智不全,都是由此而来。

   老夫人最初不信,忿而命人将方士赶出去。

   奈何方士禅师们众口一词,说得都差不多,名医大夫们也摇头没辙,陈府老夫人慢慢死心,反正傻子也能传宗接代,等到荒年之时,买下贫户家的清白女娃,日后给祭祀留个香火也就罢了,反正陈家也不止一个孙辈。

   如果没有意外,陈禾就会这样浑浑噩噩的长大,并成为云州城的笑柄。

   陈禾的傻,傻得非常有特点。

   他既不哭闹流口水,也不会满身泥巴坐地上傻笑,甚至乍一看根本瞧不出这个软嫩白胖的团子心智有问题。不过陈禾一说话,问题就暴露了,都六岁了,语气动作还像三岁的幼童,经常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懵懂迷糊的扭头四顾。

   现在陈禾又发病了。

   裹在锦缎里的团子,伸出白软像藕节的手臂遮住脸,疑惑的看着身侧高悬的栈道。

   山风凛冽,发出尖锐的呼啸声。山壁石穴昏暗,散发着野兽特有的腥臭气息,栈道悬空,三根铁索上铺设的木板摇摇晃晃,跟荡秋千似的,陈禾就坐在这上面,只要他站起来走动,重心不稳很可能会摔落万丈深渊。

   ——他是怎么跑到这里来的?

   陈禾眨了下眼睛,在他有限的理解范围内,不管他怎么走失,都应该还在陈府里,只要乖乖坐在原地,家丁侍女们很快就会找过来。

   不过,家里有这么可怕的地方吗?小孩歪着脑袋努力思索。

   冷风肆虐,团子冻得瑟瑟发抖,半趴在摇晃的栈道木板上。

   夜幕很快降临,山林里野兽的嘶吼声此起彼伏,远处陆续有火把的光亮掠过,风声里隐约传来陈府家丁模糊的呼喊声,他们确实在寻找上山进香时从庙里“跑丢”的小少爷。

   陈禾没有听见,他已经被冻得意识不清。

   很快,栈道边出现了一个人影。看到趴在木板上蜷缩成一团的陈禾时,来人发出一声充满怨恨的闷哼。

   “竟然还没掉下去…”

   来人用一根绳子绑在自己腰上,然后小心翼翼的踩上栈道,从他勉强抓住两侧铁索护栏的高度来看,也只是一个刚过总角之龄的少年。

   陈禾模糊里感觉到一丝熟悉的气息,呢喃着喊:“堂兄…”

   少年猛的一震,在无月的黑夜里,神情复杂的看着脚边不远处的团子。

   “…苍天怜悯,给我一次从头再来的机会,有些取舍,我又何必不忍!”少年说完,目光凶戾的盯着陈禾,狠狠踹了一脚前方那块松动的木板。

   木板受冲力颠簸倾斜,两侧铁索高度不足以阻拦救下陈禾,于是蜷缩在上面的团子直直坠下深渊。

   在山野相传的人们口中,此处名为摩天崖,乃是绝命之地。栈道年久失修。许多人宁可多走大半天的山路,也不愿冒险穿过悬空栈道。

   少年紧紧抓着铁索,有些颤抖的对着下方黑漆漆的深渊自言自语:

   “早死早投胎,这次不要再给陈家招来灾祸了!”

   ***

   这是释沣隐居在摩天崖底的第十年。

   每日清晨,他赤足涉溪而过,手持念珠,乌发散落,长袍上的赤珠坠子浸在泠泠的山溪里,与还未融化的冰块轻轻撞击,发出单调悦耳的音节。

   溪水的尽头是一处深潭,陡峭的山壁边缘生长着大片紫玉兰,花瓣散落水中,与湍流激荡出的白沫交融在一起,逶迤出几条长长的水波。

   不过今日,山谷中似乎有点吵闹——

   “这是谁家的娃,怎么往悬崖下掉?”

   “晦气,一大清早的,我还以为天上掉肥美的兔子给老夫打牙祭呢!”

   “这小娃娃摔落的位置有点不好啊,赶紧弄下来!”

   摩天崖底有结界。

   就像一层漆黑的拱形罩子,将山谷盖得严严实实。整个结界比十块米糕垒起来还厚,此刻正有一个裹着锦缎的软团子,蜷手缩脚的陷在结界里,宛如其中一部分。

   谷底一群人仰头站在围观。

   “这孩子也太会摔了,怎么就跌进结界最中央也是最厚的地方了呢?”

   “此子将来必不同凡响。”一个老头捋着胡须,摇头晃脑的说。多年来失足掉下来的野兽跟人这么多,没见过能把自己变成标准琥珀的。

   “得嘞,赶紧把这孩子救醒然后送出去!都别干站着,要破开结界中心点大家都要出力,快,不然这孩子就要被憋死了!”

   释沣默默注视众人掳袖子喊号子控制结界缓缓波动。

   陷在里面的陈禾,就像被水流冲击着翻了个身。

   先脱离结界桎梏的是小小的右手,腕上长命百岁银圈子挂着的铃铛发出一声响,摩天崖下隐居的修真者何等眼力,随便一瞄就看见了铃铛上细如蚊蚁的篆字。

   “云州陈家?此地就属云州嘛,近得很,这事就交给释沣了,你最年轻,我们都老胳膊老腿快入土了不想出门!”

   一群人立刻跟着附和。

   看着从结界里解救出来的孩子被强行塞进自己的怀里,释沣下意识接住,等他一抬头,刚才还站满的看热闹人群连影都不见了,徒留清风拂面,山溪湍流。

   “……”

此章未完,点击下一页或左划继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