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设置 关灯
剑灵天舞纪

第十一章 洪门道伤

(第一页)
(戴口罩,讲卫生,打喷嚏,捂口鼻,喷嚏后,慎揉眼。)
一秒记住 笔趣屋 - www.hitxt.cc

   船翁遥望夜空,眸光深邃,即使隔着一层斗笠的面纱也不由让人吸引,幽幽道:“你问我何在,我已寻你三千载,九天之上,六道轮回,我已寻尽,却为何找不到你的踪迹,无日峰下引渡众生,却为何不曾将你引渡,弟弟,你到底在哪?那一战后,你去何方?”船翁声音萧然寂寥,有种看破世间一切的疲惫,更有一种放不下的执着与期盼。

   轻尘看向船翁,这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三千空载候一人,问君思君不见君。也许他的冷漠沧桑就是在这痴等中慢慢磨成的吧,这数千载的时光,将他的傲气和勇气都磨尽了,只有见到那个他等的人才会释放属于他的锋芒。

   船翁没有管轻尘,夜空上,繁星似水,月色如霜,凄清苦寒,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

   这方小舟内,灵气密度突然提高,无尽灵气涌来,雾化,液化,轻尘都被呛了一口,想象一下周围都是液化的灵气,每次呼吸都是灵气液,这是多么绝佳的修炼环境,然而这对轻尘并没有什么用,无法静下心来运功的她怎么修炼,只能靠洪门神功的生生不息尽力多吸取一丝灵气,但这对修炼来说只是杯水车薪。

   船翁挥手一招,这液化的灵气直接固化形成一方三尺白玉桌,无数星力倾泻而下汇成两个酒杯,月华如水注入酒杯。琥珀色的琼浆散发淡淡光晕与天上的月光相呼应。

   轻尘简直惊骇难以自制,这是什么手段,灵气凝桌,星光聚杯,月华汇酒。简直是神仙中人,诸神手段,他既然有这种手段又为何不帮我洪门。想到这里轻尘看向船翁的眼里多了一丝愤怒。

   船翁仿佛没有察觉到轻尘眼中的恶意,自顾自道:“不过小道耳,不值一提,你若封神,你也能做到。”

   “前辈,你到底是谁?”轻尘实在按捺不住了,她想知道这个神秘船翁的身份,质问他明明拥有强大的能力,为何对救命恩人洪玄公见死不救?

   “喝下这杯酒,我就告诉你。”还是那种听了令人恨的牙痒痒的轻描淡写的语气。

   轻尘也是黑的一张脸:“我不会喝酒。”

   “你爱喝不喝,不喝老头子也不吃亏,就是白白浪费了老头子这神酿,月属阴,你也属阴,心火炽热属阳,可以压制你伤势的酒都不喝,小丫头,有志气。”船翁作势欲收,但被轻尘阻止,赔笑道:“前辈,轻尘刚才是开玩笑的,你不要当真,我喝,我喝。”

   举起酒杯,一饮而尽,清凉的酒浆入口即化,满腹生香,轻尘只觉得一股寒流在四肢百骸奔腾,正欲开口说话,从口鼻之间,无数神曦喷薄而出,将这一方小舟幻化为一方世外仙境。

   “不要说话,浪费能量,功行周天,专心吸收,压制伤势。”船翁神情严肃,站着轻尘身后不断将精元渡入轻尘体内。殊不知,轻尘背上一朵黑色的火焰花跳动了一下又陷入沉寂。

   轻尘脸上红白两种光晕交替,体内早已是天人交战,寒流与伤势拉锯,嘴角一缕黑色鲜血溢出。

此章未完,点击下一页或左划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