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设置 关灯
我的青春注定不平凡

第五章 春分假扫墓篇(时间线独立)

(第一页)
(爱是桥梁!负重前行!向白衣天使致敬!)
一秒记住 笔趣屋 - www.hitxt.cc

   人的生命说长很长,说短也很短,如果真的要我说到底有多长,用什么来衡量,大概可以用一根丝线来比喻吧。因为北欧神话中,宙斯的三个女儿,好像是叫克罗托、拉克西斯、阿特洛波斯不就是分别负责纺织、维护和剪断所谓的生命之线嘛。还真的是残酷啊,虽说从小到大老师一直坚持给我们树立什么‘人定胜天’的观念,但是我知道这不过是人类的一种空想罢了,因为任何人都逃脱不了死亡,即便…即便是雪之下雪乃,哦不,现在应该被称呼为比企谷雪乃的父亲和母亲。

   还记得之前,雪之下的母亲好不容易因为我在雪之下名下的企业的一些小成绩,再加上平常兼职写小说使我在文坛小有名气,而承认了我和雪之下这段恋情,这对我和雪之下来说无疑是‘守得云开见月明’。可是在我和雪之下开心了没多久,噩耗就由阳乃传到了我们家,说是雪之下的父母因为出国和其他人谈判,对雪之下家未来在欧洲的发展提前做考察,所乘的飞机在索马里海域上空失事,据官方发言人申明无人幸存。

   在听到这一消息后,雪之下当即就晕了过去,而且还一直在医院中住了大半个月。我明白雪之下的心情,虽然母亲对她很严厉,甚至是到了苛刻的地步,但是雪之下一直是深深爱着她的母亲,更别说一直以温和的态度对待她的父亲了。雪之下一直由我照顾了半个月左右才渐渐好起来,而我们为了尽孝道每年的春分都会去扫墓踏青。今年也不例外,正好学校放了春假,我准备带着雪之下按照往常一样去祭拜她的父母。

   “呐,雪之下,这次春假我们…我们去祭拜你的父亲和母亲吧,我想她们…她们好久没看见你了应该很想你的吧。”我便说这边用手揽住雪之下,虽然距离雪之下夫妇离世已经有两年左右了,但是这个话题还是雪之下心中的禁忌,加上雪之下是那种如同猫一样的人,所以我不知道雪之下听完后到底是什么反应。

   “好的吧,都听你的八幡君,我们把姐姐也叫上吧,姐姐自从匆忙地从父母手中接过了庞大的家业,我相信也没有什么空闲的时间,这次把姐姐一起叫上,也好省得她为扫墓的事情感到烦躁不安。”雪之下将头靠在我的肩上,慵懒地打个哈欠说道。

   是啊,由于雪之下夫妇离世的突然,所以我和雪之下与阳乃商量了下,所以我们一致同意让阳乃来接管雪之下名下的企业。按照雪之下说的“我只是动画中的辅助配音,只有在主配不行的时候才会顶上去的存在罢了。”是啊,有阳乃小姐这样‘主配’,雪之下完全没有上场的理由啊。而阳乃也因为雪乃的谦让而感到对妹妹的愧疚,所以每个月都会将一定数额的钱打到雪之下的账户上,雪之下每每反对都被阳乃以“你是我的妹妹啊”这句话而堵住了嘴。

   “喂,是阳乃姐姐么?”我听了雪之下的提议以后,打电话给阳乃小姐询问她是否有空。这个号码是只有我、雪之下还有叶山才知道的,真不愧是阳乃,做到工作生活两不误。据叶山说,阳乃在接手企业半年以后,就对底下的公司,尤其是核心企业的管理层来了个大换血,将那些在功劳簿上吃老本的人都赶了出去,将与自己相近的人提拔了上来。

   “哦,原来是我亲爱的比企谷弟弟啊,怎么今天想到打电话给姐姐了。我还以为有了小雪乃,弟弟你就把我这个漂亮的大姐姐忘记了,说吧什么事,如果是邀请姐姐共度良宵,姐姐也会同意的哦。毕竟和我亲爱的弟弟相比,那些脑袋会反光的秃顶老头又算得了什么。”依旧是令人感到麻烦的语气,但是不难感觉到阳乃很忙。

   “其实也没什么事,姐姐你还是去陪那些大企业的社长吧,这样也利于雪之下家的发展。我只是刚刚和小雪乃商量这次春假去扫墓,问问姐姐有没有空。”我对电话那头说着。

   “真是好无情呢,跟我那个不懂风情的妹妹一样呢。不过姐姐也是很忙的,只有明天有空,择日不如撞日,就明天去看父亲母亲吧。我会开车去接你们的,所以今天晚上早点睡,不要太过操劳噢。虽然我很急着抱外甥但是这种事也该循序渐进啊。”阳乃说着说着就开始扯到不着边际的话题上去了。

   “好的就这样,希望阳乃姐姐今天晚上能够旗开得胜,对于伯父伯母来说也是一种别样的极品吧。”说完我没等阳乃回复就挂断了电话,因为不知道那麻烦的家伙又会说些什么。

   “好了,阳乃姐明天会开着车子来接我们,我们回家吧。”我对一旁已经几乎靠着我的肩睡着的雪之下说道。

   “恩。”雪之下低低地回答了我一声后又迷迷糊糊地闭上了眼睛小憩着。喂,别说睡就睡啊,这样很容易着凉的啊。真是的能不能让我放心一会儿啊。就这样我和雪之下想着夕阳下落的方向走去,我们两个人也因为被夕阳的光芒照耀着,从而在地上出现了两道长长的、相拥在一起的影子。真想…真想就这样和雪之下一直这样走下去呢。

   在回到了家以后,我们两个做了些简单的食物就当做晚饭匆匆吃掉了。雪之下今天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虽然之前一直在体力方面很差劲,但是今天并没有做什么剧烈运动啊。可是雪之下吃完晚饭后一直说要睡觉,到底是为什么呢。但是我也懒得去问,在洗好碗,然后我们两个都洗好澡以后就早早地上床关灯睡觉了。

   “喂喂,八幡君醒醒,快醒醒啊。难道你忘了答应了我要照顾我一辈子,然后陪我去扫墓的嘛。”我依稀感觉有人一边在叫着我一边用手轻拍着我的脸。是雪之下那家伙吗?

   “我知道了,我这就起来。”我一边揉着朦胧的睡眼一边穿着衣服起床。

此章未完,点击下一页或左划继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