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i_fetch_assoc()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mysqli_result, integer given in /www/wwwroot/www.hitxt.cc/application/inc/sqls.class.php on line 91
第一百一十章 一场交易-星渊传说-笔趣屋
首页 设置 关灯
星渊传说

第一百一十章 一场交易

(第一页)
(爱是桥梁!负重前行!向白衣天使致敬!)
一秒记住 笔趣屋 - www.hitxt.cc

   神国后方阵地中,临时搭建的通讯组工事上空正经历着枪林弹雨,联邦的飞行器抛下了如火如荼的战场和上万名骂着街叫增援的大兵们,直接绕到神国后方突袭他们的前进基地,并且在这里和守卫的神国防空部队爆发了激战。

   神国的前线指挥官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联邦这愚蠢至极的战术是不是背后有什么阴谋。在ax-r的地理条件下,陆军才是主角,空军只能是辅助。自己的前进基地战略价值不大,防空力量则很充沛。这场毫无意义的奇袭,联邦无论如何也打不出好看的战损比,为什么要丢下西瓜捡起芝麻呢?

   无论联邦的袭击有没有意义,对于正在经受飞行器炮火轰击的神国后方军人们来说,这肯定是糟糕的一天,一边在轰炸下抱头鼠窜,一边还要不断和前线建立联络,协调增援和补给,简直还不如给他们把枪让他们上前线。

   一座不断在爆炸中颤抖的地堡中,几名军官顶着满头灰尘手忙脚乱地操作着前方的主机,完全无视了下一秒这个地堡就可能被疯狂的联邦轰炸机炸上天的事实。

   “a3区域呼叫重装战车支援!”一名参谋叫道。

   “让他们坚持十分钟!”军衔最高的军官吼了回去,同时开始飞快地搜索最近的战车。

   ……

   “a5区域呼叫火力覆盖,再不给支援他们就全军覆没了!”

   “火力覆盖马上到!”

   ……

   “b17区域呼叫战斗机增援!”

   “战斗机?”军官愣了一下,随即恼怒地指着头上不断震动的天花板,骂道:“我们的战斗机都在上面和联邦的疯子们缠斗了,哪里有支援给他们?”

   “但是……”参谋显然很畏惧他的长官,但还是鼓足了勇气,说道:“b17的部队真的顶不住了……”

   “让他们死也要顶!”军官一把将身边的水杯甩到了参谋脚下:“200个连小山头都守不住的废物重要,还是基地重要?”

   参谋被勃然大怒的长官吓坏了,面色苍白,嘴唇哆嗦着说道:“但是……”

   “没有但是!再敢多说一个字就给我出去!”

   “但是第六师团长也在那里!”参谋紧紧闭着眼,用平生最快的语速说道。

   军官闻言,顿时想起了什么,语气很急促地命令道:“那还等什么,他们要什么增援都给他们!”

   第六师团长,是卡尔玛的侄子。

   即使家族庞大的卡尔玛元帅有多到数不过来的侄子,可能都不知道有这么个人,但他依然是卡尔玛的侄子。

   对这个地堡里的低级军官来说,那就是了不得的大人物。

   就在这时,屏幕罕见地闪起白光,在动态战略地图上,一个鲜明的权杖标志闪烁起来,那是神官级别的选民呼叫增援的标志。

   随后,没等参谋汇报,火鹰的声音直接在地堡里响起,可以听出他那边一片混乱,好像有很多人在欢呼。

   是联邦口音的欢呼声。

   地堡众人面色一变。

   火鹰的声音很急切:“呼叫……咳……六级火力打击!”

   六级???

   众人面面相觑。

   六级火力打击,便意味着以火鹰为中心,半径三十公里的范围内,一切轰炸机、战车、火炮;一切尚可调动的生力军;后方的全部重炮和导弹,全部要投送到火鹰标注的方位。

   也意味着,本可以得到这些支援的部队,必须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奋战了。

   但神国是教权国家,选民的意志便是神的意志,是永远正确的,不容反对的。他们无法违抗,甚至连质疑的想法都不敢有。

   就这一犹豫的时间,火鹰再次焦急地催促:“快——呃啊!!!”

   众人只听到重物落地的哐当声响起,像是某种大块的金属。然后便是火鹰的惨叫,随后通讯便中断了。

   “……还愣着干什么,快!”军官擦了把汗,面目狰狞地催促道,声音有些颤抖。

   六级火力打击……如果火鹰不是被吓疯了,那只有一种可能性,就是他遭遇了连一回合都挡不住的机甲师。而以火鹰这般经验丰富、心思深沉的战斗型神官都难以抵挡的……只有特级机甲师。

   这场战役是诺查会战中的决战,但远远还没有升级到需要特级机甲师或是大神官出阵的程度。难道……联邦又要诞生特级机甲师了?

   军官不寒而栗。

   这一天,一名中级神官在战斗中身负重伤,险死还生。

   这一天,这名神官呼叫了六级火力打击,身陷重围的不知名机甲师同样掩护着一小队联邦士兵冒死突袭,在神国前来围剿他的几支部队震惊的注视下挺过了五轮炮火覆盖,接着以一当百,摧毁了战车11辆,飞行器7台,杀人无算,甚至最后还用奥丁之眼直接蒸发了一名前来支援的神卫,最终险死还生。

   这一天,由于神国军队将有限的支援用在了那名机甲师身上,导致局部战区出现大劣势,进而影响了全局。可惜联邦军方之前贪功冒进,突袭神国前进基地,导致损失了大批空中力量,给了神国喘息之机,双方陷入了联邦进攻,神国防守的惨烈僵持战。

   这一天,由于支援没有到位,神国黑渊战争总负责人卡尔玛元帅失去了一个侄子。

   这一天,一个“无法撼动的死神机甲”的传说,开始在双方的前线部队中流传,并且传到了更高层的耳朵里。

   只不过这个传说像是水面被小石子击中一般,微微掀起一些波澜便消失无踪了,因为这台机甲连同他掩护的小队,在突围之后便与总部失去了联系,没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

   …………

   ax-r行星,联邦军队总部基地。

   午饭之后的刘山步伐轻盈地走回自己的办公室,在出电梯之后却看到了两名荷枪实弹的精锐警卫守在自己的办公室门口。

   刘山微微皱眉,两名警卫目不斜视地抬手向他敬礼,然后便如同雕像一般再无反应。

   摇摇头,刘山苦笑一下,他现在掌管整个行星的兵权,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说是一方诸侯也不为过,所以办公室里肯定坐着一个大人物,在他的地盘上还敢这么摆谱的,也只有一个人了。

   走进办公室,果不其然,迎接他的是肥头大耳的师兄灿烂的笑脸。

   如果说刘山是一方诸侯,那么此时掌管整个黑渊攻势的韩正就是土皇帝了。

   “哎呀,小山啊,听说你在这里进展得不错?”韩正没有坐,站在了宽敞的办公室正中,一只手轻轻摇着扇子,另一只手背在身后。

   与师兄的亲切随意不同,刘山有板有眼地立正,脚后跟用力磕了一下靴子,敬了一个无比标准的军礼:“长官!”

   韩正一咧嘴:“啧,这里又没外人!”随即摇了摇头,他知道自己的师弟就是这种一板一眼的德行。

   “以前在学院时你还比较可爱,这才当了多少天兵,就成这德行了。”韩正上下打量着刘山,语气不满,但眼神中的欣慰和溺爱几乎要溢出来了。

   韩正是家中独子,二十岁入学院,便和小他八岁的刘山朝夕相处十余年,早把刘山当做了自己的亲弟弟一般。刘山也一直将韩正当成他的大兄,少年时偶尔顽劣,师父吹胡子瞪眼地训他他并不怕,但只要韩正一瞪眼,他立刻缩脖噤声,夹起尾巴。

   看到师兄对自己主持的ax-r攻势还比较满意,刘山心里松了一口气,从酒柜里拿出一瓶绿原星出产的金标青花瓷,又不知从哪掏出了一盒花生和两只小酒杯,对韩正晃了晃。

   看着明显是给自己预备的好酒,韩正大乐,腆着肚子坐在宽大的沙发上,和师弟就着花生米便喝了起来。一边喝一边聊着最近的战争形势。

   韩正向刘山絮叨着最近整个黑渊的战况,自从韩正上任已经数月,黑渊战争的走向几乎全在他最初的规划之中:

   首先,开拓派李林思老将军在付出惨烈的代价之后,成功地拿下了巨行星ax-q,卡尔玛原本计划战后把这颗气态巨行星卖给神国的大贵族们,现在如意算盘落了空,国内高层间对他不满的人一下子多了许多,导致卡尔玛竞争护教主教的胜算又低了不少;

此章未完,点击下一页或左划继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