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设置 关灯
唯我心

115|1.1

(第一页)
(重科学、听官宣、不信谣、不传谣!)
一秒记住 笔趣屋 - www.hitxt.cc

   即使是第一美人,芙宓也没看在眼里,反正比她自己还是要差上那么一点儿的,芙宓迈着轻快的脚步往山下跑去,她心里现在惦记的是“时诀”,只是走到半山腰的时候,芙宓忍不住抬头看了看天。

   素月挂在天上,皎皎如银盘,颇有孤寂之感,里面还有个“碧海青天夜夜心”的嫦娥。芙宓的脚步不由就慢了下来,月亮下面旷男怨女最容易出事儿。

   先才容昳还喝了酒呢,芙宓一下就想起这事儿来了,她自然是看得出容昳不高兴的,她当时只是懒得理会而已,这会儿灵芝去了清一殿,情形可就不一样了。谁知道容昳会不会酒后乱性,或者被灵芝趁虚而入呢?

   芙宓想到这儿可就有些受不住了,尤其是脑海里出现容昳和灵芝亲热的画面时,她的心没来由就觉得难受,芙宓咬了咬嘴唇,提起裙摆又开始往山上跑,这种被人趁虚而入,最后自己受苦的事儿,她可不干。

   芙宓冲进清一殿的时候,就看见容昳斜靠在露台的云柱上坐着,手里端着酒杯,灵芝正倾身给他斟酒。

   芙宓的眼神第一时间就埋入了灵芝汹涌的波涛里,第一美人确实不是浪得虚名,从头到脚找不出一丝瑕疵来,连斟酒这种婢女做的事情,被她做来就显得格外的优美漂亮,就像一幅动静皆宜的画。

   让芙宓稍微舒坦了一点儿的是,容昳此刻正微侧着头看着远方,并没有被灵芝所吸引。不过鉴于灵芝的波涛汹涌,以及容昳平素对这一对玩意儿的痴迷,芙宓觉得她跑回来的决定真是再正确不过了。

   从芙宓跑入清一殿到她扫过灵芝的胸不过是瞬间的事情,下一刻芙宓就冲过去一把抱住了容昳的腰,把头埋入他的怀里,她也知道自己这次跑回来的确有些怂,不过怂就怂吧,总比心里膈应好。

   容昳像是有些惊愕,慢了半拍才回抱住芙宓,“你怎么回来了?”

   芙宓没说话,她的脑袋在容昳的怀里拱了拱,她这是没脸见灵芝,总觉得这样对付情敌显得有些不入流,可是她又有什么办法呢?芙宓倒是想优雅地缓步走进来,然后赏容昳一个冷眼,他就颠颠儿地跑上来,但是可能吗?

   很快芙宓就听见灵芝轻声道:“尊主,婢子告退。”

   默了半晌,芙宓才从容昳怀里抬起头来,四处看了看,不见灵芝的踪影,她这才直起身子来重新在容昳的怀里选了个舒服的位置趴下。

   容昳一直没说话,就像抚摸一只小猫一样,轻轻抚摸着芙宓的背脊,甚至都没有再追问芙宓去而复返的原因。

   芙宓冷哼一声,她觉得容昳肯定是猜到原因了,这会儿心里还不知道怎么乐呢,她的自尊心严重受损,但是又按捺不住自己的脾气,“你这婢子倒是挺漂亮的嘛。”芙宓酸酸地道。

   “哦。”

   “哦是什么意思啊?”芙宓略微有些气急败坏了,尤其是容昳嘴角那抹笑意,让芙宓更加恼羞成怒。

   “我没注意过。”容昳淡淡地道。

   没注意过才怪呢,那么美的女人,怎么可能没注意过?芙宓不信,抬起头死死地盯住容昳的眼睛,想看出蛛丝马迹来,后来她不得不承认,“我没注意过”这五个字的确取悦了她,芙宓笑道:“没注意过不打紧,反正比我还是要差一点点的。”

   “人我已经打发走了。”容昳轻轻推开芙宓,后面的话没说话,但是多少有点儿撵人的意思在里面。

   芙宓伸了个懒腰,将手放在嘴边做了个打哈欠的动作,走到内殿里往床上一趟,“哎呀,我好困啊。”你也别说芙宓不自尊什么的,她那就是个无赖性子,打定了主意要赖在清一殿,坚决不给别的女人一点儿趁虚而入的机会。

   容昳已经被芙宓划入了她的地盘,就算是占着茅坑不拉屎,她也得把容昳给占住了。自尊算个什么东西,与其到时候偷偷在墙角咬牙跺脚抹泪,还不如现在先下手为强。

   “灵芝不过是我的侍女,在我身边已经伺候了很久了。”容昳看着芙宓道。

   芙宓点点头,她已经知道了。其实她也不是怀疑容昳对灵芝有什么想法,若是有想法,现在也轮不到她了。只不过容昳今日的情绪明显不对,这世界上的事情谁说得清呢,万一哪天他们突然王八对绿豆看对眼了呢?

   芙宓从床上爬起来,跪坐在床边抱住容昳的腰,噘着嘴道:“我想你了,不行吗?”

   容昳低头轻轻摸了摸芙宓的顶发,这莲花精从来就厉害得紧,谎话一套一套的,说起来半点儿不害臊,只要是她想要的,可是她想要的,却未必是她真喜欢的。

   “你刚才不是说不想吗?”容昳笑问道。

   芙宓抬起头瞪着容昳,“你这个人太难伺候了。”

   “彼此彼此。”容昳回了芙宓一句。

此章未完,点击下一页或左划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