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设置 关灯
衣冠楚楚

第一百第章

(第一页)
(解封≠疫情结束,出门戴口罩对自己(他人)负责。)
一秒记住 笔趣屋 - www.hitxt.cc

   散了会,商净见顾垂宇周围围着许多人,也没上前打招呼,而是跟着吕志武回了。只是半路收到一条短信:

   商净握着手机无声地笑了。

   眨眼一天又过了,傍晚时分,她正想打电话问他回不回家吃饭,顾垂宇先打进了电话,声音有些阴郁,“我晚上有饭局。”丫省里来人推不掉。

   “哦,那你少喝点酒。”商净有些失望,但还是提醒了一句。

   “嗯。”

   “怎么了,听声音不高兴。”

   “……我就想着是不是该去寺里拜拜。”

   商净挑眉,“为什么?”

   “这段时间就没好好抱你。”处处有阻碍,就昨晚匆匆来了一回,塞牙缝都不够!

   “你就不能想些正经玩意儿?”商净红了脸嗔骂道。

   “宝贝儿,我已经说得够正经了,要不要听点不正经?”

   “色狼!”商净脸一红,挂了电话。

   回了家,谢怡兰正收拾东西,商净也当作什么都不知道,照样像平常一样对待她,两人吃了饭,谢怡兰自觉地去洗碗,商净望着她背影,就这样拉远距离,那种少女情愫应该就会随着时间流逝吧?何况她还有男朋友……对了,邓晓旭,她差点儿把他给忘了。

   “兰兰,小邓电话号码是多少来着,我想跟他说个事。”

   “你找他说什么?”谢怡兰声音有些紧绷。

   “哦,就是他表哥事,我有事想问个清楚。”

   谢怡兰洗碗手顿了顿,还是报出一串电话号码。

   商净回到房间打了电话,确定了邓晓杰身份向他直言不讳,说是他是她以前男友,出于各种原因不能帮他这个忙。

   邓晓旭没料到还有这么一茬,顿时呆了一呆。

   商净接着说:“兰兰虽然不是我亲妹妹,但我们两家关系很好,所以我不希望看到她受伤害,你能明白我意思吗?”

   邓晓旭干笑两声,“商姐,你说到哪去了,我跟兰兰没吵架。”他装傻道。

   “呵呵,没事就好,希望你们两个都好好珍惜这段感情,开心是重要。”言于此,他们自己人生得让他们自己负责。是喜是悲,总是要自己尝过。

   只是邓晓旭不懂她用心良苦,挂了电话一脸阴鸷,被发现了……肯定是谢怡兰那个败事有余女人,早知道就不该说漏了嘴,现该怎么办?这么下去也讨不了好,找个借口给谢怡兰那单蠢女人分了?但是听商净刚刚口气,他现就分她会不会找他麻烦?啧,还得等上一段时间帝凤之绝品小萌妃。

   商净出了房间,谢怡兰已经洗好了碗,见她出了问她说了什么,商净模棱两可地答了两句,两人各自做各自事情去了。

   十点刚过,商净接到了顾垂宇电话,嘈杂背景下他声音带着浓浓酒意,“宝贝儿,过来接我,我醉了。”

   接着她听到那头传来一片嘘声和哄笑声。

   商净挑了挑眉,“好啊,你哪?”

   顾垂宇报了个娱乐会所名字,商净打了过去,进入富丽堂皇又幽暗暧昧会所,由迎宾小姐引着到了豪华包厢,一打开门就见里头热闹非凡,男男女女唱歌喝酒,肆意谈笑,完全看不出白天端庄。商净扫过一眼,只见顾垂宇靠角落沙发,手随意搭扶手上支着头,没能看得清他表情,但似乎真醉了。他身旁似乎还有个老女人跟他谈笑。

   跟两个伴唱小姑娘站大屏幕前吼歌一个男人首先发现了她,他直接拿着麦克风问道:“你找哪位?”

   商净有丝尴尬,应该电话让他出来。她不得不清清嗓子,大声地道:“不好意思,我找顾垂宇。”

   那男人立刻怪叫一声,“老顾,你小美人来了!”

   懒洋洋男人立刻眼睛一亮,看向门口自己小情人。不止他看过去了,包厢里所有人都齐刷刷地望了过去,商净忍住窘迫,礼貌一笑,震耳欲聋音乐声中大声道:“不好意思打扰了。”

   顾垂宇宠爱地招手让她过去,“扶我一把,我今天是被他们整趴下了。”

   “这话说,谁不知道你酒量!”一个四十来岁微胖男子哈哈大笑。

   “唉,我不能掺酒,一喝就倒。”顾垂宇借着商净掺掺扶起了身,一手搭她肩上,“咱们回吧。”

   “唉唉唉,那能这么走,也不替我们介绍一下,弟妹姓什么叫什么我们都不知道,好歹也喝几杯酒认识认识。”一群人不让行。

   “她不喝酒。”顾垂宇搂紧了她醉眼迷蒙地摆了摆手。

此章未完,点击下一页或左划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