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设置 关灯
婚爱有毒:总裁,离婚吧!

第333章 手术风险百分之五十

(第一页)
(重科学、听官宣、不信谣、不传谣!)
一秒记住 笔趣屋 - www.hitxt.cc

   "" ="('')" ="()">

   “妈咪,哇……”馨馨看到冲进来的蓝若溪,整个人哭的像个泪人,连嗓子都哭哑了,直接扑进了蓝若溪的怀里。请大家()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蓝若溪紧紧的将她揽在怀里,上下打量了一番,好像没有受什么伤。

   “馨馨,瑞瑞呢?”蓝若溪擦着她脸上的大泪水,慌乱的问。

   “妈咪,我在这。”身后传来一个明显受了惊吓的声音,还能听出里面的惊魂未定。

   蓝若溪不敢置信的回头,看到瑞瑞活生生的站在她的身后,她喜极而泣,在心里不停的感谢老天爷仁慈,没有将他们从她身边带走。

   蓝若溪不停的亲着两个小家伙的头,有种失而复得的感激。

   相比于馨馨,瑞瑞好太多了,只是脸上红一块青一块的,有好多划伤,不过已经被处理过了。

   “疼不疼?你们两个身上还有什么伤吗?给妈咪看看。”蓝若溪心疼的快要死了,她恨不得替他们承受这些苦。

   “妈咪,我们没事,叔叔,叔叔呢?妈咪,叔叔流了好多的血……”瑞瑞嘴里的叔叔自然是指贺景轩,蓝若溪这时才想起来贺景轩,可贺景轩跟他们并不在一起。

   她打电话给厉景行,对方声音焦急里带着一点沉痛:“贺总在手术室里。”

   蓝若溪原本刚刚放松的心情,此时又揪了起来,她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原来,贺景轩接上两个小家伙回家时,馨馨仍旧坐在后座的儿童安全座椅里,所以没事,但瑞瑞今天却坐在前座上,贺景轩正轻声的嘱咐着两个小家伙,妈咪今天心情不好需要他们安慰时,车子就突然好想失控了,在下坡时刹车竟然不好用了,迎面直直的撞过来一辆卡车,贺景轩猛打方向盘,却是第一反应先保护两个孩子,将方向盘往他们的那边打,伸手将瑞瑞搂在怀里,巨大的冲击力将所有的安全气囊都弹了出来,车窗也震碎了,因为坐在前面即便是被贺景轩紧紧的压在怀里还是被碎玻璃划伤了脸,其他的两个小家伙除了惊吓也就身上有些轻微的撞伤并没有什么大碍,但贺景轩就伤的比较严重。

   一向很少会哭的瑞瑞此时竟跟馨馨哭的一样伤心,站在手术室的门口,一双通红的双眼紧紧的盯着手术室的门,他脑海里不断回响的是贺景轩将他揽在怀里,用生命保护他的瞬间。

   对于贺景轩这个父亲,他的概念很模糊,就算他们已经生活了一段时间,但他还没有进入跟他父子相认的状态,可此时,他突然好怕就这样失去他。

   蓝若溪的眼眶也红了,听了瑞瑞断断续续的话,她心揪痛的厉害,刚刚失去蓝若琳,她的神经很脆弱,她不能再失去任何人。

   跟贺景轩的过往此时不断的在她眼前浮现,曾经那些她以为永远都不能原谅的事,此时好像也变得不再重要,她只希望贺景轩能够活着从手术室里出来。

   贺景轩出了这样的大事,厉景行忙的不可开交,手术进行了十三个小时,当南宫北寒风尘仆仆的出现在手术室前是,蓝若溪突然慌了。

   她知道南宫北寒从外省赶来,贺景轩的情况定然是很严重的。

   南宫北寒安慰了她几句,看了看身边眼睛红的可怜的馨馨跟瑞瑞,进了手术室。

   半个小时后,手术结束,贺景轩的命暂时保住了。

   可蓝若溪都还来不及松口气,又听南宫北寒说等到来自世界各地的顶级专家到了之后要再给贺景轩做个脑部手术。

   碎玻璃飞进了他的脑袋里,但是位置很邪门,如果动手术风险很大,如果不动手术,可能会出现感染导致并发症,同样很凶险。

   这些事情蓝若溪就算是听了也听不太懂,她都交给南宫北寒去处理,站在重症监护室的玻璃墙外,她看着浑身绷带要靠氧气过活的贺景轩,她突然好怕。

   如果这个男人以这种方式离开她,她该怎么办?她知道为了馨馨跟瑞瑞,她肯定会坚强的活下去,可她的生命仿佛会失去光彩,再也没有人能走进她的生活里。

   对于这个男人,她爱过恨过,可生与死的面前,她想要他活着。

   他们穿着隔离服进了房间,馨馨仍旧没从惊吓中缓过神来,一句话没说,眼泪就往下掉。

   瑞瑞扑到**前,想要握着他的手,可他手上都是一些仪器,他不敢碰。

   “你一定要坚强,妈咪说你不会有事的。”瑞瑞说了这句话再也说不出来,此时他就像个四岁的孩子,面对血亲的可能离开,恐惧的无所适从。

   “你说过的,你欠我的要还给我,贺景轩,你必须起来偿还你欠我的一切,如果你再骗我,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蓝若溪在他耳边轻声的说。

   她多么希望,她有那个本事,能在下一秒看到他睁开双眼,可他没有,他平静的仿佛睡着了一般,除了心电监控仪外,没有任何的反应。

此章未完,点击下一页或左划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