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设置 关灯
红尘修仙

第一章 天机

(第一页)
(众志成城,万众一心,防控新型冠状病毒!)
一秒记住 笔趣屋 - www.hitxt.cc

   2009年深秋,燕京。

   梁山仰望着遥远的天空,一架波音747正在往燕京机场降落,飞机在塔台的引导下,越飞越低,他似乎看到了飞机上的乘客,看到了他早已经思念成愁的女友蓝梦儿,他很想捧着束鲜花站在t3航站楼的国际航班的到达处去迎接她。梁山无力地举了举手,似乎蓝梦儿的脸就在他的身前,他轻抚着她的秀发,再倾吐着对她的思念,刚把手举起,却再也无力支撑,手随着惯姓垂下。

   梁山已经是满身血迹,他的身边不远处躺着两具黑衣人的尸体,尸体的手上拿着a级野战军最近列装的制式手枪,红红的血浸在黑幽幽的枪上,诡异的如死亡之花。梁山身上已经中了六枪,能活到现在,只是为了一种执念,只是想再见到一眼蓝梦儿,他想过无数次和蓝梦儿重逢的场景,却没想到过是这样一种用死亡来相见的模式。

   梁山以前也是一名特种兵,转业后在市公安局内保局担任一名普通的警官,过着无惊无险的生活,对于这种生活梁山也是满意的,当年的热血和荣誉已经过去了,虽然才三十岁,梁山早就没有了出将入相的想法,对于他来说,最简单的愿望就是希望自己在这个房价昂贵的地方有一套自己的两居室,然后和自己已经分别了三年的蓝梦儿结婚,再把乡下的父母接过来,一家人其乐融融的生活。

   一切的愿望都并不是高不可攀,他已经在北六环的小区买了一套不到五十平米的小两居,虽说成了房奴,虽说离自己工作的地方有点远,但至少可以有一个空间给自己的家人,他相信,小小的蜗居在蓝梦儿的手下,会变成得很温馨。可是这小小的愿望已经随着他的血液渐渐地逝去,当最后一滴血流尽的时候,一切都将结束,心愿、蓝梦儿、过去……

   天空不知何时逐渐布满了乌云,天色也瞬间黑暗了下来,竟然犹如黑夜,忽的天地间一道强烈的闪白,一束闪电狂暴地俯冲而下,紧接着咔嚓一声惊雷在天空中炸响,一瞬间,机场的上空全是惊雷和闪电,这乌云奇怪的地方是竟然是层层相叠,被黑暗笼罩的天空在闪电一明的瞬间,竟然出现了三个模糊的人像,闪电先从银白色逐渐转变成金色,巨大的雷声伴着狂暴的闪电肆虐着整个天空,闪电不再是一道一道的出现,而是十几道在四面八方齐出,完全是一幅灭世的景象,目睹此景的人完全打心底产生一种敬畏,一种对大自然之威的敬畏。

   五分钟之后闪电的颜色又渐化成纯紫色,闪电也变得巨大起来,最小的都有水桶那么粗,在频繁电闪雷鸣中,有一道比水桶大上三倍的紫色闪电无巧不巧的击中梁山,梁山最后的一个念头是在骂,对,是在骂,不是在思念蓝梦儿,也不是在怀念父母,更不是在想着交党费,而是在骂,“我次奥,都要死了,你还要劈我!”雷电劈下后,梁山躺的地方除了一大坑,什么都没有了,梁山整个人仿佛被气化了一样,连个碎衣服片都不曾留下,只有不远处两具握枪黑衣人的尸体依旧在。乌云一层一层地散去,雷电威势也逐渐变小,仿佛最后对梁山的一击,已经消耗掉了乌云所有的能量,连雨都没有降下一滴,便散了开去。

   遥远的昆仑山脉,在一座终年积雪不化高耸入云的山峰上,三个道人一脸疑惑地看着躺在一个巨大阵法核心满身血污的梁山,此时的梁山除了血迹就是焦黑,身上的衣物也早也没有了踪影,生生像个刚被宰杀后又被烟薰了的野猪。

   “洞真子,这是何状况?”其中一名满脸虬须的道人说道。

   洞真子挠了挠头道,“此阵是本宗密传的锁天大阵,虽传下有两千余年,却从无人布置成功过,今曰这事,贫道也是一头雾水。”

   “洞真子、玄虬子,我等本是逆天修行之人,行此大阵,本也是心存侥幸突破元婴进阶化神,没曾想竟然摄了一个人进来,既是如此,便是缘,不用多议,先看此人能否有救?”一名身材高大,眉须皆白的老道说道。

   此三人本就是元婴期高人,也是道家太一、正乙、洞真三大宗的宗主,都是活了千年左右的老怪物。三人神识一扫,便知梁山的气机如风中之残烛,随时可灭,顾而太乙子方才说能不能救,而不是是死是生。

   太乙子上前一步,把梁山扶起,右手抵在梁山背后,渡了道真元过去,梁山依旧一动不动。

此章未完,点击下一页或左划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