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设置 关灯
重生之最强符医

番外二:一锅小豆丁

(第一页)
(戴口罩,讲卫生,打喷嚏,捂口鼻,喷嚏后,慎揉眼。)
一秒记住 笔趣屋 - www.hitxt.cc

   一片白色的雪灵山上,一阵阵暴风扑过,卷起片片绒雪,将那柔弱的雪白变成一点点利刃。

   近四年的光阴,再也无人踏足此处。

   如同沉寂在喧嚣中的另一个世界,安静却又吵闹。

   风雪中,有些沧桑的身影的从那蛊王洞中走出,抬眼望了望这漫天风雪,露出一丝苦笑。

   他真没想过,真的有一日还能踏上回去的路。

   如今已经过了多少岁月他不知,只是觉得这个时间很长,可又觉得那一天那一战恍如昨日一般,现在看看这平凡出奇的外面世界,恍然如梦。

   蛊王已死,却有了新的蛊王,因此直到现在他总算是知道,曾经蛊门的努力一直失败的原因了!

   怪不得曾经无论蛊门如何培育,蛊王卵永远无法破茧而出,就算难得活命,却最多比普通的蛊虫厉害一点,并无法取代蛊王,原来,一切根源都在这里,蛊王,只能是唯一一个。

   当初蛊王落幕那一刻,他只觉得身体中如同万蛊噬咬,块块血肉好似要化为血水一般,只是还没来得及反应整个人就已经被铺天盖地的白雪掩盖。

   记忆中,如同无休止的疼痛也是从那时开始。

   当他最绝望的时候,感觉到心脉有开始有些复苏,而他的性命与血脉和蛊王密切相连,所以那时候开始,他便明白,有一股新生的力量出现,而且直觉告诉他,那是他唯一的希望!

   他不知道在漫天大雪里头坚持了多久,又冷又饿,但却知道,无论如何他不能死!

   如果撑过这一次,他的人生便不再只是为了蛊门,而蛊门也不会永远埋没在这世上!

   不知为了多大的力气,耗费了多久,他只身爬进蛊王洞。

   原本蛊王所在的地方,那看上去早已沉寂了的蛊王卵,竟然孵化出新的生命,也是他的生机。

   而他,也在那时彻底放心,饿极之下扑向雪兽,啃食它的血肉饱腹,若非他身上存在蛊王卵,恐怕会早已死在雪兽爪牙之下。

   幸运至极。

   感觉到自己活着的瞬间,他比谁都更期待着离开这里,只可惜血肉残躯溃败不堪,将他困在蛊王洞寸步难行!

   所以这些日子,他一直都在疗伤,偶尔在周围晃悠几圈,却从来不能走远,喝的是蛊王洞下的冰泉,吃的则不定,幸运的时候,他能在周边找到几株抗寒的药草野草,或是熊、狼猛兽,但每次不敢贪吃,毕竟这雪灵山上,活物太少,只能尽量储存。

   不过这也导致他这本就清瘦的身材变得更加瘦骨嶙峋,好在他本身气质还在,又不是个邋遢的男人,即便到了现在,还有点翩翩公子风范,只不过更像病公子罢了!

   蛊王洞,依旧如初,如同四年前那场变故不曾存在。

   萧晋身后用兽皮带着一些吃的,在大雪中艰难出行。

   好在,这地方是蛊门门主以及继承人最熟悉的地方,他如今有足够存粮,离开这里并不难,而到了外头就更好说了,他曾经毕竟是蛊门少主,并不缺钱,更何况他还是个有脑袋的人,若是回头混成个乞丐,那才是莫大耻辱了。

   明月,还有那个不知道存不存在的孩子……

   他萧晋,要回来了。

   ……

   与此同时,已是年关,京城元家热闹无比。

   这些年,时青墨可是赚足了名头,不仅事业如日中天远销国外,家庭更是让无数人羡慕,嫁入元家第一年产下龙凤双胞胎也就罢了,短短两年后,竟然又生个儿子!

   那外头的媒体,更是恨不得伸长了脖子偷窥着元家的一举一动,想尽办法偷拍时青墨这三个的宝贝儿女。

   只可惜自从第一年那对龙凤双胞胎被人爆出来之后,时青墨小心翼翼,从来不允许任何媒体再针对三个孩子做出任何言论,而且她向来手段强硬,那些阴奉阳违的事情,在她身上很难发生!

   “萧子痕!”元家花园一处,宁明月气哼哼的拽着儿子,骂道:“不是让你陪着元宝儿玩么?你怎么又往药园跑?小兔崽子,左修尘都快把你媳妇儿抢走了!”

   宁明月此刻着实泼辣,那怒火都要烧了眉毛了,气的牙关打颤。

   奈何萧子痕浅浅一笑,露出一排小白牙:“药园有很多我没见过的药材,而且墨姨懂得东西多,我一会儿要向她请教!”

   请教?一听这两个字,宁明月就觉得牙疼。

   幸亏她这儿子还不到四岁,要不然还不被元缙黎那个神经病一手扔出去?

   元大少嗜妻如命是出了名的,家里已经有几个小萝卜头抢媳妇儿了,导致那男人每次看上去和善的很,可没有外人的时候往往都是一副黑气蔓延的脸,那杀气腾腾的样子,看得她都觉得渗的慌,可她家宝贝儿子倒好,不追着可爱的元宝儿的跑,却非喜欢呆在小墨身边,简直就是找虐呢!

   她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被元缙黎用眼神攻击了。

   “难道妈妈懂得东西少吗?!死小子,我不管,要是元宝儿被左修尘抢走了,我和你没完!”宁明月咆哮道。

   萧子痕捂了捂耳朵:“我想拜墨姨和姨夫做师傅,那尘哥哥就是师兄,师兄喜欢宝儿,师弟也是高兴的。”

   宁明月头疼,这一个两个的,都是人小鬼大!

   “懂个屁!你想拜师,你墨姨要你吗?萧子痕我可告诉你,你父亲要是知道你拜药门和毒门的门主做师父恐怕会气的升天!”宁明月气道。

   萧晋可是蛊门继承人,如今人虽然“不在了”,但也不能任由着萧子痕胡闹。

   当然,萧子痕本身对蛊毒感兴趣,平日里多学习这方面的知识她是不阻止的,但拜师却不成。

   萧子痕撇了撇嘴:“笨女人,父亲才不会管!”

   他虽然年纪小,可他不是个小傻子,早就知道父亲已经去世了,只是母亲自己不承认罢了!

   不过父亲是母亲的死穴,母亲都已经提到了,他就不好继续犟嘴了。

   “臭小子,说谁笨呢!?”宁明月直接将萧子痕拎了起来:“别说我没帮你啊,我半路让人拦了,左修尘那家伙估计还要半个小时才到呢,趁这个机会,你快去和宝儿玩去,对了,不准得罪你未来舅舅和小舅子们!”

   说着,带着人进了屋。

   宁明月一瞧满屋的这热闹劲儿,眉头一挑,便拽着萧子痕到了时青墨和元宝儿的身旁。

   元宝儿和元翎比萧子痕小了五个月,但元翎老成,性子像时青墨,不喜言笑,一本正经,而元宝儿却温和的很,让人十分喜欢。

此章未完,点击下一页或左划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