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设置 关灯
水晶翡翠白玉汤

第154章

(第一页)
(戴口罩,讲卫生,打喷嚏,捂口鼻,喷嚏后,慎揉眼。)
一秒记住 笔趣屋 - www.hitxt.cc

   赵秘书为了自家公司的蒸蒸日上在屋里劝的是苦口婆心,却不知满场子找盼盼的陈启轩正好走到门口听了个正着,这位站在棚子外面憋不住的笑,又害怕真笑出来再打扰了赵秘书的‘大事’,只能强忍着听了个大概,而后憋着笑迅速撤离。

   装模作样的回到台上往墨陶然身边一坐,他歪着身子小声道:“老大,今儿个弟弟我算是服了,你看人的眼光实在是太准了。”

   墨陶然以为他说的是盼盼,心里明明美的不行,脸上却较为含蓄的只翘起了嘴角。

   “当初我还觉得你高薪挖来那秘书工资给的高,现在才发现这钱给的太值了!刚才路过我听了一耳朵,赵秘书正劝我小嫂子赶紧和你结婚呢。”然后他把赵秘书那话一学,最后总结道,“听那意思我小嫂子已经动摇了。”

   从说起赵秘书的工资高,台上的墨氏高层们就齐齐支楞起了耳朵,等听到最后一个个心里那个悔啊,心说这赵秘书也太会拍马屁了,他们怎么就没想到呢?不行,不能只让赵秘书出风头露脸,他们也得抓点紧。

   不说这帮人心里怎么合计,单说墨陶然,暗暗在心底给赵秘书戴了个小红花,他伸出修长的食指敲了敲话筒,示意解石继续开始。还有最后两场解石,赶紧解吧解吧他好回去研究怎么娶媳妇,和媳妇相比,谁在乎这一亿两亿万八千的?

   接下来的时间如果是那细心的就会发现,台上的一干人等全体溜号,员工想着怎么拍老板马屁,他们的老板想着怎么拍媳妇马屁,轰轰烈烈的解石拍卖大会,就在墨氏众人的心不在焉中圆满落幕了。

   不同于台上,台下的众人都觉得今儿个的赌石切的那叫一个爽,不管买到还是没买到的,嫉妒之余都看的热血飞扬,见大会落幕这些人舍不得走,全迎到台前想和墨陶然唠两句。

   “墨贤侄,剩下的标单什么时候拍卖啊?”这是惦着毛料的。

   “墨老弟,怎么没见到咱们的大功臣啊?”这是惦着盼盼的。

   “墨总裁,什么时候有时间,咱们一起吃个饭?”这是拉关系的。

   反正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面对众人的热情墨陶然都不能甩头就走,结果应付来应付去,等他终于应付完了,等不及的婷婷已经拉着盼盼提前回家了。

   抛去心里的小小失望,墨大老板转头看向自己一身干练、沉稳从容的秘书道:“赵秘书,听说你家想买房?”

   没想到老板这时候还有心思体察民情的赵秘书愣了愣,点头道:“是,我父母身体不太好,我想换个稍大点的房子把他们接过来一起住。”谁家都有难处,别看赵秘书挣得算挺多,可两口子都是工薪阶层,除了孩子还要照顾两边的四个老人,压力也是够大的,否则换个娇娇女工作也不能这么拼。

   知道自己得到的信息无误,墨陶然点了点头淡淡道:“嗯,回头买房子的时候记得提醒我,公司给你提供全款百分之三十的首付作为奖励,难得买套房子,买大点。”说完他转身走了,至于什么奖励,相信两边心里都有数。

   者下子把一向淡定的赵秘书激动的不行不行的,她就知道自家老板深明大义,一定能看到员工的付出!她就知道在老板的手下工作,付出总是会有回报的!瞧瞧她们老板对她多好?决定了,明天就挤出半个小时,开始系统正规的学习孕产妇及婴幼儿知识,作为老板最器重的秘书,她要时时刻刻走在老板需求的最前沿。

   所以说,这钱真不是谁都能赚的,那些跟风的刚想到劝结婚,人家赵秘书已经为老板的下一代而努力奋斗了。

   ……

   因情绪不佳而大肆采购的任子悦,拎着一堆战利品回到家中,进屋就发现屋里气氛紧张,见弟弟看了自己一眼甩门而去,她莫名的放下东西道:“子俊又怎么了?”自打父亲出事,子俊对父亲的态度缓和了许多,虽然没有以前的亲亲热热,家里的气氛也缓和了不少,今儿个这又是怎么了?

   一脸无奈的张月荣刚想说什么,就听任国平对女儿道:“别管你弟弟,这孩子越大越难管教,等他大了就知道当父母的一片苦心了,随他去吧。”而后话题一转,对女儿笑道,“你这是刚从拍卖会上来?听说盼盼这次选的毛料特别好,到底怎么选的,你们姐俩没好好唠唠?”

   听到这话,任子悦基本已经知道子俊为什么甩门而去了,其实不只是子俊,对于父亲的不甘心她都有些烦躁了,人家盼盼过的不错,墨陶然也明显不想‘攀’自家这个高枝,两家消消停停过日子不是挺好?再说自家又不是没权没势的,退一步讲,就是真有了难处墨陶然也不是那狠心不管的,她爸干什么非要认这个女儿?

   深吸了口气,她强压住心的火气淡淡道:“嗯,挺成功的。”

   似乎没看到女儿的不悦,任国平兴致勃勃的道:“我都听说了,今天的拍卖会特别热烈,前一百份标单标标看涨,几百万的毛料竟然开出十亿多人民币,呵呵,没想到盼盼这丫头还有这本事?一会儿你打个电话,让你叔爷爷他们明天过来吃饭。”

   看着满脸带笑的父亲,任子悦不知为何突然生出浓浓的委屈,把突生的委屈压了又压,她无力道:“爸,前两次你都和叔爷爷不欢而散,咱们还是别请了。”就盼盼对父亲的印象,请了也不能来。

   “为什么不能请?”想起订婚宴上任海鹏坐在主位满脸带笑的场景,任国平心底的怒气再次升起,“盼盼再怎么说也是我的女儿,是你的亲妹妹,两家走动走动怎么不行了?别看墨陶然说的严重,如今盼盼和子俊的感情那么好,他要真把子俊的事捅出去,我就不信盼盼那当姐姐的不心疼?”所以危机解除,这个女儿他是认定了。

   任子悦呆呆的看着父亲,没想到他连盼盼和子俊的感情都算到里面了?这人到底把儿女当成什么了?

   如果是平时估计她还能忍,可今天本就心情烦躁的她是真的忍不下了,她不懂一向精明的父亲怎么就看不开,难道他不知道,他这种做法伤害的不是一个孩子,现在三个孩子已然都对他失望了。

   满是委屈失望让任子悦只想用最激烈的话语点醒父亲:“爸,盼盼已经不是那个刚到a市无依无靠,你说撵走就撵走的那个盼盼了,墨陶然还没结婚就给了她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就是不提赌石的本事她本身也是身价过亿,没钱的时候她都没求到咱们这门亲戚,现在有钱有地位她更不需要一个目的不纯的父亲……”人家有父亲。

   可这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她爹一个茶杯砸了过来。

   “混账,有你这么和我说话的吗?我是你爸,不是你儿子!你也不想想你有今天都靠的是谁?一次次捅不完的篓子都是谁帮你摆平的?”任国平是真被这个女儿给气死了,儿子气他他还能说孩子叛逆不懂事,没想到女儿也这样?他辛苦了半辈子给他们吃好的穿好的,回头就是为了让他们来气他的?

   望着擦身而过的茶杯,任子悦满腹的酸楚彻底崩溃泄,她再也忍不住的哭喊道:“是,你是我爸,从小到大我都为自己是你的女儿而自豪,我心目中的爸爸是个好丈夫好父亲,我以为在你的心中我们姐弟也是最重要的,可你知不知道,盼盼的事打破了我对你所有的崇拜,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在你心中自己的孩子是可以抛弃的,不但如此,只要碰触了你的底线还可以一再抛弃?”

   张月荣焦急的拉着女儿:“子悦别说了,快别惹你爸生气了……”

   “为什么不能说?因为认定了有对最好的父母,所以我们姐弟俩从小到大努力学习,处处争夺第一,就怕不够出色让你们失望。同龄的男孩抽烟喝酒四处飙车,子俊除了上上歌厅网吧他乖巧的都不像男生。你们说赵家好我就和赵文博处朋友,你们说珠宝设计适合今后的发展,我就抛下我的理想去学珠宝设计,哪怕后来知道这一切都是想和赵家联姻,我还是执着的认为你们是为了我好,以为你们是觉得赵家真的可嫁,结果赵家的事牵连到你你又看不上赵文博了?爸,这样的父亲连我和子俊都已经失望了,你凭什么认为被你抛弃的盼盼会要?”

   情绪失控的任子悦彻底道出了这一年来对父亲的失望,光抛弃盼盼也就罢了,这一次次目的不纯的挽回,简直把她心中最后一点期望都打破了,她真的不想却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父亲是个势利小人?

   “你认为我让你和赵文博订婚,全是为了联姻?”任国平万万没想到,从小宠大的女儿竟然会这么想他?一步步的为她筹谋,结果反过来却怨他?

此章未完,点击下一页或左划继续!